忙於作死的阿Bell

近来发觉自己是话唠(T▽T)
人生是十分认真地专注于博爱挑剔与作死。

鹤球之本丸吐槽君(1): 头上绿得日子都过不下去了

*全文天雷,脑洞有病向,阅读谨慎注意

*各种捏造有,天下一振/三日月宗近/浅井一文字/石田正宗各种过去捏造

*与 @芝麻糖包 共同脑洞!

————————————————————————————

这一天,鹤球闲着没事干,就戴起了墨镜,趁着本丸的心理医生休息,走进了咨询师,假扮起咨询师来……

他没有想到第一个进门的,就是他的老同事,一期一振。


一期一振第一次见心理医生吧,也没什么经验,除了觉得这医生有点儿眼熟,也没多想。

鹤球捏了捏嗓子,“年轻人,我有什么可以帮到你的啊?”

一期一振叹气一声,“其实……这么说吧……我也就是心里太……想找个人说说”

鹤球墨镜后的八卦之眼简直在放光,接着问,“那你就说一说吧,说不定会舒服一些”


“唉……事情大约要从六百年前说起……你知道那时候秀吉就任关白,成了天下人,我……”一期一振面上微红,轻轻咳了一咳,“我就成了天下一振。秀吉当时又集刀,我也就……理所当然……你懂”

鹤球点头如捣蒜,“懂懂懂”

“大言不惭地说,当中名刀美刃无数,我比较亲近的大约是北政所的佩刀,我的正室夫人,三日月。淀殿的旧刀,浅井一文字。还有,三成殿下的佩刀,石田正宗。”

鹤球心里的啧啧啧都快冒到嘴边了,然而为了让一期一振接着说,他压了压因八卦而激动的语气,问道“接着呢?”

“接着……大约是上天保佑,在丰臣家的时候,我的正室和浅井都替我添了一把小短刀”

“同事好样的!!”鹤球心里给同事鼓了鼓掌。


“唉……可是……好景不长,大家终于还是失散了……”一期一振的眼中染上了几抹哀伤,他又忆起那火烧的一夜……

鹤球对这个倒是多有耳闻,一期一振这种落差他也多少明白,就拍了拍他的肩,安慰道,“过去的事情也就过去了,重要的是往前看嘛”

“是的没有错……”一期一振点了点头,“我其实很开心能在本丸又与大家重聚,尤其是我家里那两把可爱的小短刀。虽然我的记忆不全,但是也在大家的关照之下,一点一点地想了起来。”

“这不是很好嘛,应该是要开心啊”

“是的……本来是要开心的……”

“然而我那天拉开纸门,却发觉我家的两把小短刀……”一期一振扶额,“在玩pocky game”


“啊………原来是身为家长的烦恼啊”鹤球刚松了口气,说出口才发觉哪里不对。“等等?!你家的……两把……小短刀……骨科?!”

一期一振接着扶额,“虽然很不愿意承认,但是……是的……”

猛料猛料猛料!鹤球的八卦之魂简直在燃烧。然而一期一振接下来的话,就让他觉得这燃烧得实在太早了。

“于是,当然作为家长,我就把浅井和三日月殿以及两把小短刀一起叫了在一起……大家商量一下看看怎么办,我当时是这么想的,然而……”

“嗯嗯,然而???”


一期一振沉浸在自己的情绪之中,对这心理医生着急的发问也不疑有诈,接着说道,“然而我正说到五纲伦常,兄弟当相亲相爱却不能过界……抬头一看,却见到浅井和三日月面上都有异色。我当时想,他们可能也是太吃惊了一时无法接受,于是也就散了,只嘱咐把两把小短刀放到左文字家清心寡欲一阵。我当时也是天真……”一期一振将脸埋在了手心里。

“当天的晚些时候,浅井就找上了我。我跟他……唉一言难尽……只说现在的事情吧。”

鹤球对他点了点头,示意他接着说下去。

“他当时是各种犹豫不决,好半天才跪坐在我面前。他说……”一期一振咬了咬牙,“他说……他……”

鹤球被他这要说不说的含糊弄得着急,直问,“他到底说了什么??”

“他说……”一期一振锤了一下桌子,愤愤道,“我家的那把小短刀……刀铭实际上……应该要是正宗。”


等等等等???

那这么说……

鹤球突然觉得同事的头发透着点绿……


鹤球忍住幸灾乐祸,安慰着一期一振,“这……只能说……看开一点……吧……”

一期一振摇了摇头,“我也是这么想的,毕竟都过去了,对吧?毕竟是六百多年之前的事情了,我现在也选择了和三日月殿在一起了。可是……我心里还是……不太舒服……”

鹤球点了点头,“毕竟这样的事情…可以理解可以理解……”

“唉……我也一直在说服自己,不仅仅为了自己,也设身处地地为三日月殿想,我毕竟已经同他在一起,那再那么执着,对于三日月殿肯定也不舒服……然而,我就是有点控制不了自己……”

看着这么纠结的同事,鹤球也不奇怪为什么他会来找。他正想找词安慰一期,却没想到一期却接着往下说……


“或许是我表现得太明显,恍恍惚惚的,三日月殿终于也察觉出来不对。”

“唉……昨天就寝之前,他叫住了我。我想着我这么压在心里也不是办法,干脆都说了吧。但我刚开口,“我没想到你已经”这几个字还没说完,三日月就打断了我。”

鹤球心中不禁诶了一声,直直地看着一期一振,等着他接着往下说。

“我从来没见过三日月昨晚那个样子,说是花容失色不知道合不合适,突然发觉他就连慌张的样子都是美的。”


“妻……奴……颜……狗……”鹤球心中飘过这四个大字,对一期一振的同情瞬间就减了一半儿。


一期一振收起了笑容,“然后三日月抓着我的手,我以为他已经知道了浅井一文字和石田正宗的事情,然后又看到我那么在意,才……我刚想安慰他,同他道歉……没想到三日月却先开了口。”

“他说………他说…………”

为了避免一期又向先前那样吞吞吐吐,鹤球干脆直接问了,“三日月说了什么?”


“三日月同我道歉……你相信么,他第一次和我道歉,那样的神情,我昨晚完全是……蒙的”

“他说,没想到你还是知道了。是我愧对于你。我当时想,再怎么样都是浅井一文字的错,就是作为正室,这也不应该三日月担下,归根究底,错在我这里。”

“可是……”一期一振这才吐露了他今天来的目的,“可是三日月却坚持和我道歉,他说本来他也不想,可是那时候我和浅井一文字打得火热,身边的刀又多,他就也赌气,没想到只一夜就……”


“我当时浑身发冷,几乎是气到颤抖!我没想到浅井一文字也就算了,居然!居然!居然真心相爱的三日月也!!我当时只差拔了刀出来,却强压着愤怒,咬牙切齿问了一句,是谁?”

“三日月却没有直接回答我,只念道,他原想着反正是姓粟田口,也应该……我”一期一振狠狠锤了桌子,“居然是我家的人!居然是这样!”


鹤球被这八卦的信息量惊呆了……这根本不是燃烧……是爆炸……


“在我几乎要将我的刀侟捏断了的时候,三日月终于说了是谁……”一期一振几乎是无法面对这样的事实,闭上了眼睛,“是鬼丸大哥…………连刀都不用拔了……”


“为什么会弄成这样……医生,你说……我要怎么办……”


被惊呆了的鹤球此时只觉得自己的同事水蓝的头发已经变成了翠绿,表哥更是无法直视,这信息太爆炸以至于……



他完全没有发现自己的眼镜掉了下来。



-完结


(表情包来源于网络,侵删)

评论(10)
热度(85)

© 忙於作死的阿Bel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