忙於作死的阿Bell

近来发觉自己是话唠(T▽T)
人生是十分认真地专注于博爱挑剔与作死。

【数珠雪】摄心

- 刀男60分挑战成果(我到底为什么要选择数珠雪作为60分挑战我也是不明白,60分500字我这个手速应该是要完蛋。

- 肉渣

————————————————


数珠丸发觉自己又在马当番的时候走神了。自从江雪踏出锻刀房望向他的那一眼之后,他就发觉自己夜里辗转难眠,梦里梦外全是浅蓝的发丝和无暇的皮肤。偏偏在晨间还要装作无事一般,与江雪一起马当番。


偏偏喂马要弯下身去,偏偏江雪的内番服领口又开得大,偏偏数珠丸就……低头看到内里。


梦境与现实的界限就在这一低头之间被模糊。


他想要将江雪压在这马棚的木架上,一把撕开他松垮的内番服,将自己梦中的无暇一点一点染上微红。他想要听江雪变调地哭喊着他的名字,想要看他放下无所谓的自如放肆地沉沦在情欲中,想要看到自己这一番疯狂的念头全部被印证。


只这么一想,他身下的那一处就硬得生疼。忍不了,更不想忍了。


但他刚抬起手,却被缠绕着的念珠扯住。被他自小戴着的佛珠和他的道,在悬崖边扯住。


数珠丸望向紧绷着的念珠。看着那一颗颗珠子的边缘相互研磨积压着发出微响,再一扯就要扯断系绳崩裂散开。他只能放下手。


也在这一瞬放下心。


原来所谓开悟当真只需一瞬而已。摄心为戒,因戒生定,因定发慧。他先前于山中,心中无所收摄,算不得戒,更无说定与慧。


而此刻,他终于感受到了那一瞬的心动,随之刹那的收摄,这才明白了戒,这才需生定。


江雪……竟是他在智慧门前的钥匙。


“怎么了?”


“没什么。”


不会再有什么了。


评论(6)
热度(30)

© 忙於作死的阿Bel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