忙於作死的阿Bell

近来发觉自己是话唠(T▽T)
人生是十分认真地专注于博爱挑剔与作死。

【脑抽向】于是司书就被椅子砸死了

*梗来自于UNJASHU的接龙梗(请一定搜来搭配蒸馏水饮用)

*中文版本FLYINGANGELL太太已经写过三国魏版本,请点击这里

*既然已经打了脑抽向,OOC你觉得呢

*我真的是爱犀星的,请牢记(然而衣服大约是不想要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这一天,闲着无聊的司书遇到了刚来图书馆的犀星。


司书:啊室生君!是要去见馆长吗?

犀星:是的。您有什么交代吗?

脑抽神经上线的司书:是有啦……犀星啊你才来图书馆没多久吧?

犀星:是的。正要去向馆长报到。

司书@坏心大灰狼:是这样!你知道,图书馆里跟馆长报到的规矩么?

犀星@无辜绵羊:啊?是有规矩的吗?请您详说。

司书@坏心大灰狼:当然是有的。是要用文字接龙来回答问题的,明白么?

犀星@无辜绵羊:文…文字接龙?

司书@坏心大灰狼:对的啊~那么犀星就去吧~我抱着猫看着你~不可以作弊哟~


于是一脸蒙圈的犀星打开了门,然而见到的……却是代班馆长的……森鸥外。


森爹:欢迎。今天由我代替馆长替您登记资料。简单回答就好。

忐忑的犀星:好…好的。

森爹:那么,姓名?

犀星:名…名叫室生犀星。

森爹:有没有别名?

犀星:名本是照道。

森爹皱眉:好好说话。就是说本名是室生照道?

犀星:道…道路是正确的!

森爹皱眉x2:正不正确不用你说。家人?

犀星:人……人有父亲!

开始额角冒井字的森爹:哪个人没有父亲!好好说话!家里有个父亲对吧!

犀星:吧…吧…爸爸有两个!

森爹:什么有两个!说清楚!

快哭了的犀星:楚…初期有一个,后来又有一个!(这不算作弊吧司书桑TAT)

森爹:这都说什么!就是除了生父还有养父对吧!

犀星(怎么又是吧TAT):爸爸说这很正确!

森爹:谁要你爸爸说!是问你!问你!回答要简练!简练!

森爹:那接下来,籍贯?

犀星:贯…惯来住金泽!(犀星:还好是用说的TAT)

森爹:不错。文学派别?

犀星:别…别于常人!

森爹:跟别人一样还叫派别么!认真点,派别!

犀星(能不能不回答TAT):别人都说我是北原一门!

森爹:现在是在问你!北原一门是吧!不要一会别人说一会爸爸说的!

犀星:的……得是这样!(我好机智TAT)

森爹:知道是这样就好!文学倾向?

机智x2的犀星:向来写诗!

森爹:不错。一般写什么诗啊?

犀星:啊……啊……啊~故乡!

又开始皱眉的森爹:没有叫你现在写!写思乡诗是吧?

犀星(不要再是吧了啊TAT):吧…把爱也可以写进诗里!

森爹深吸一口气,放下笔:室生君,这是一个很认真的登记!请好好作答!不要东拉西扯!我都写进表格里了!除了写诗还有没有其他爱好?

犀星:号称园艺达人!

森爹:不错不错,图书馆的花园正好需要人打理。正好交给你负责。

犀星:责无旁贷!(找到诀窍了TAT)

森爹:能种些什么花?

犀星:花…花样繁多!

森爹:我看你的回答才是花样繁多!具体一点!

犀星:点……点到为止!

森爹:谁跟你点到为止!现在是我问问题你来作答!

犀星:答得好!

想摔钢笔的森爹:好个大头鬼!被你气死!算了算了,除了园艺还喜欢什么?

犀星:么………么……么……

森爹:说的什么?

犀星:么…………么…………么么哒对猫!

老人家森爹:什么乱七八糟的!什么猫?

心里泪流成河的犀星:猫抱着可以安慰受伤的心灵TAT

森爹:都被你说晕了。先前问你的是什么?

心里泪流成大海的犀星(么的结尾无法回答啊TAT):么……么有…TAT

摔了钢笔的森爹:连什么问题都不知道!问不下去了!赶紧给我出门左转补修室!找人看看!

心里泪流成大洋的犀星:看…看来医生只有您TAT


后来司书拿到了犀星的登记表,在最下一行的会派编入建议中写着:逻辑混乱,在彻底补修之前,完全不建议编入会派。署名:森鸥外



然后司书就被椅子打死了(你看我多自觉╮(╯V╰)╭)

至于为什么选犀星来当绵羊……因为我总觉得他是好人啊捂脸【思想错误再次被打死


评论(2)
热度(25)

© 忙於作死的阿Bel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