忙於作死的阿Bell

近来发觉自己是话唠(T▽T)
人生是十分认真地专注于博爱挑剔与作死。

【余裕派】随性

*余裕派夏目和子规有关(然而出场的只有司书和夏目老师ry),大约是友情向

*设定为子规还没来时候,有个地方有私设,在文后标出。

*大部分梗出自于夏目写的『正岡子規』和『子規の画』两篇(具体见文后)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夏目老师!”


司书正捧着冲好的一壶茶路过食堂,却看见夏目老师坐在窗边,一口一口地……吃掉了第三块羊羹。


“上回森先生不是说吃甜食要节制么……”


然而,司书看着夏目老师又切下一小块羊羹,还特别先挑出带红豆的来。


“夏目老师您……是完全没有听进去吧。”


“也不知道有谁能管一管您……森先生都不行了,只能寄希望于还没来的正冈先生么?”


司书正叹气时,夏目却招呼她过去坐下。


“确实羊羹还是要配着热茶更可口。”夏目自顾自地给自己倒了一杯茶,“不过指望子规,您大约是要失望的。”


“诶?为什么?”司书想着反正她是阻止不了夏目,只好坐下一起。


“我同他排在一起,子规才是贪食的那一个。而且大约是五步与百步的区别啊。”


看着司书满脸的“这怎么可能”的表情,夏目老师咽下了那小块羊羹,接着说。


“那我跟您举个例子吧。子规曾经寄住在我家的楼下,每到中午,就开始烤鱼糕。然后那香气就从楼下窜到楼上来,我整间屋子都是鱼糕的味道。这也就算了,他还偏偏拉着我一起吃,我就看着他吃,看他边吃吧,还发出吧唧吧唧的声音。一连好久时间,弄得我现在都记得鱼糕的味道。”


司书被他这几句逗笑,“那也只是跟老师您持平了,您对羊羹的执着一点不输正冈先生对鱼糕。”


“差多了差多了,我同你说他这个人,有时候是能吃到口袋空空,有时候是鲑鱼,有时候是柿子,钱不够的时候,还可以很豪爽地跟我说一句“就麻烦你垫一下了”,这个地步,您看这我哪里能比?”


看他边说边摇头的样子,司书也被他感染,“那这样看来…可能还真是没办法?不过没想到正冈先生在饮食上是这么不拘的一个人。”


“岂止是在饮食上,他做人上才是颇为“不拘”。难得今天有闲,就边喝茶边说?”


司书不由暗想,“您这是想借着机会边喝茶边吃接着吃甜食吧……”

然而她一面却又想听故事,只好点点头,又将余下的羊羹挪远了些。


“那天见到露伴先生,我就想起子规曾经跟我说的事儿。他说他把他写的小说拿给露伴先生看,然后露伴先生夸他说这绝不是红叶的弟子们可以比拟的,我当时还以为那是旷世杰作了,佩服得很。结果,”夏目摇了摇头,“我那天遇上露伴先生,才知道先生是劝他专心写俳句。”


“ 明明是同岁,却常常自顾自地当做是我的兄长一样来说话。我也是总听着他,他说什么我信什么。有段时间抱着一本厚厚的哲学书,明明自己都是一知半解的,却对着我囫囵地大吹特吹。”


“他就是这样的人,又是粗神经地很,又是自以为是。挥洒自如地,让人以为他是一点短处都没有的。”


司书看夏目一说起故友来就滔滔不绝,不由问了一句,“夏目老师虽然这么说,但心里其实还是很喜欢正冈先生这样的性格吧?”


“也不知道是喜不喜欢了,大约就是习惯了他总是按照自己的习惯拉着我到处转悠,我也总惯着他吧……现在……”


司书莫名地觉得感伤,见着夏目低头,良久才切下一小块羊羹来,也没拦着。


“正好说到他,我先前来图书馆的时候没注意,后来才发现口袋里带过来了这个。”***

夏目从口袋里翻出一张折了四折的旧纸片来,缓缓摊开铺平后,才放在桌上。


是一张画。

一张简单到不行的画,一个玻璃瓶,三朵花,几行字,而已。


“这是正冈先生的画…?”司书问道。


“是的啊。你是想说,他一个粗犷又浮夸的人,怎么会画这个?”


夏目老师拿起画来,又看了看,“我收到的时候也是这么想的,不过看字也就懂了。你看他画的差就算了,还偏偏要找借口说是支着胳膊画画的缘故。真是,一次都不给别人抓到他的短处…”


“可也就是他这样的人啊……”


“偏偏给我留了这么一张短处的证据。就三朵花,又单调又平凡,花还不如句子写得好。”


“但是他那时候应该是病得不行了吧……我听人说他病到无法动弹,只能勉强记下他想看想做的事情,那么难受,却还是画了这么一幅……”


夏目放下了手中的茶杯,叹了声气儿,“难怪要支着胳膊画,这么几片花瓣不知道他要画多久……花那么多时间做出这种吃力不讨喜的画作,真不像平时的他……”


可司书看他又摇了摇头,“你说不像他吧,也很像他。他就是这样随性的人,可能当时就是临时起意,画一幅画,题个句子来催我回去。看到自己画得不好,还得在旁边补个注解……”


“啊呀,怎么跟你说这么多,”夏目伸手揉了揉他对面的年轻司书,笑着说,“大约是命运的安排,让我带了这张画过来,等子规来,我大约凭这张画总算能搬回来一成,您说好不好?”


“当然好,”司书点点头,吸了吸发酸的鼻尖,“可是这羊羹还是不能再吃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完全不知道文炼的转生的具体的设定……OTZ…到底能不能顺过来东西我也不造OTZ……


*如前所说,所有文中提到的事情都出自于夏目漱石写的『正岡子規』和『子規の画』两篇短文,非常推荐去搜来看一看。子规的原画如下(它的尺寸其实是挂轴的大小,为什么能折到夏目的口袋里,就当做是哆啦A梦的口袋吧x)



评论(5)
热度(32)

© 忙於作死的阿Bel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