忙於作死的阿Bell

近来发觉自己是话唠(T▽T)
人生是十分认真地专注于博爱挑剔与作死。

【文豪とアルケミスト】这一天露伴先生来图书馆了!【书斋篇】

*提前欢迎露伴先生来图书馆!

*主要来自于《幸田露伴散文选》

*全文对话恶搞体。OOC可能有


司书:先生您终于来了TAT容我带您熟悉环境。这里是图书馆,那边是司书室,还有食堂等等……

露伴沉吟半晌:嗯…………

司书:先生是不是有哪里不满意?请尽情提出。(´▽`ʃƪ)

露伴:其实也不是不满意。有一些习惯上的不同吧。

司书:您说您说!一定尽力调整!

露伴:其实书斋朝向的南北并不要紧,但是光线直射,伤着眼睛就不好了对吧?

【司书点头点头点头】

露伴:窗户其实也没什么要求,但是总不能太低?光线从书桌下照进来就不好了。

【司书看了看窗户,又看了看书桌,窗户没办法拆了重装,那就只好把桌子搬一搬吧ヽ(‘ー`)ノ】

露伴:嗯麻烦您了。不过这书桌吧……

司书:您…您接着说!

露伴:书桌上的书具,还是不要太杂乱的好。影响工作。虽然说有时要拿书来参考,但最好也放在旁边的小桌上?嗯…有小桌吗?

司书:暂…暂时没有(T_T)……以后会改进!

露伴:不错不错,不过这个小桌要放在左边。右边要搁上茶具比较好。

【司书努力克制着嘴角的抽搐……_(:3 」∠ )_】

露伴:不过也不是写作的时候喝,容易分神,还是写完了喝一杯茶比较好。

司书小声念叨:我是不是该拿笔记下…………┐( ̄ー ̄)┌

露伴:您说什么?私是觉得书斋的整体也不能杂乱,要整理的随时可以……

司书打岔:啊正好您来了编入会派一起潜书怎么样?

听岔了的露伴:啊写书啊……这个也是有讲究的。     

(我造读sensho为了文意服务请不要介意x)

司书:唉(T_T)…您说……我记着记着

露伴:现在是冬天啊……所写的内容还是要场景在冬天比较好。

司书:夏天的不行吗?

露伴:所写内容和现下的相距太远不合适,还是合乎时令的写起来比较好。

司书:原来是这样么……还有时令要求啊……跟蔬果一样么……_(:_」∠)_

露伴:您在说什么?

司书:没有没有!【腹诽:要是听到蔬果,要求的list又要多一串吧……_(:_」∠)_】

露伴:不过您说到夏天,夏天的话,夏夜是十分有趣的。春夜也不错。但是写作多半是上午……

司书:先生!我记得先生写过一篇关于幸福的文章?

露伴:是的啊。是说幸福就是来源于不足。

司书:那希望先生在图书馆过得幸福(^_^)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话外几句。虽然露伴的人设还没出,但是从他的很多随笔和他女儿的记录来看,他是一个颇为挑剔的人【不过大概还不可以和镜花的洁癖分到一个档次去x】所以看人设不一定还有食堂篇x

评论
热度(9)

© 忙於作死的阿Bel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