忙於作死的阿Bell

近来发觉自己是话唠(T▽T)
人生是十分认真地专注于博爱挑剔与作死。

【文豪とアルケミスト】文豪与吐槽【国木田独步】

*自然主义


总觉得每次都要在开头写一点杂事也是挺够的。不过今天可能是各种正好摆一起了。今天文豪的菜单是牛肉锅,我在电脑之前看得快饿岔过去了。打开冰箱一看,羊驼的,我只有马铃薯……OTZ。于是就想起了《牛肉和马铃薯》这篇短篇,和它一直被我略过的作者——国木田独步。


我对于自然主义这四个字……是有那么一点的偏见的。怎么说呢,我对文学(主要为小说类)有很一致的喜爱,喜欢干净且有装饰的文字,喜欢复古和古代文学,且喜欢理想主义和说教类。自然主义,至少是前期和中期的自然主义,包括田山花袋,岛崎藤村,岛村抱月,国木田独步等等等等,他们基本上的作品,都是在我所有喜爱的反面。主张的是平面描写,就是极度的写实,没有华丽的文字,没有理想化,没有说教,没有针对的问题。说实话,我对于这种“露骨而大胆”(田山花袋言)的纯客观描写,是有一点点的吃不下的。可是同样的,就是因为这种直白的描写,自然主义的大多文章,将那个时期的人心中的痛苦和丑恶写得十分清楚明白,让人读起来代入感满满。


既然说到代入感,就容在说生平之前,先说说独步的作品。独步的作品并不多,且大多都很短还通俗易读【我这种犯贱爱作死的人就对通俗易懂爱不起来=A=然而给难的又看不懂→_→】这里说两篇吧。第一个是《牛肉与马铃薯》,这个具体写什么呢,就是写牛肉党和马铃薯党和作者的几段对话吧。这篇我现在啃着马铃薯,就觉得有点微妙……《牛肉と馬鈴薯》这篇中,主人公的思想是现实是牛肉,理想是马铃薯,所以他要去北海道自由的天空下栽培理想的马铃薯【…………】然后却发觉说开垦太苦了,所以又投奔回牛肉的现实中来了【……………】不过我感觉我比较像主人公的朋友近藤和冈本的杂交,又想要吃着牛肉好好活着,又觉得理想和现实的融合是重要的。【然而我现在面前只有理想的马铃薯,文豪们在吃着五分熟滋滋响的厚煎牛排(╯‵□′)╯︵┻━┻】

第二个是《穷死》。这篇个人感觉莫名有点儿作者自立flag的感觉。《穷死》这里说的,就是一个连一本浊酒都偶尔喝不起的男主,在穷困潦倒和疾病缠身之中,最后被人发现死在铁轨边。讽刺地是,独步一生中,可能财运也不是太好,又是退学又是解雇【当然也没有啄木那么惨烈】。投资报社,没一年就倒闭,又得了肺结核,最后也是在破产的穷困和疾病中去世。还好和《穷死》里浮葬的文公不同的是,独步的葬礼要风光许多【然而又有什么用…】。


咳既然倒过来了就再说说文风再说生平吧。独步的文风,尤其是早期的作品,受一个人影响颇深——W. Wordsworth。看到独步写说他受Wordsworth影响很深的时候,我突然就又明白了我为什么不喜欢独步了【……】Wordsworth是我高中时候的噩梦,我的英文老师尤其喜爱Wordsworth,然后就布置各种解析作业。然而Wordsworth并不是个可以写解析的诗人OTZ,各种写景和描述都十分直白……这种作业写起来真是跪倒…他和独步爱写的田园和自然,我的第一反应就是有虫子OTZ…不过独步让人很喜欢的一点就是他的人道主义,对于大众小民的生活描写非常细致(可能得益于独步的观察力,所以文豪里他热爱scoop和记笔记应该也是为了能更好的写作,不过也可能是做记者的职业习惯)。举个例子就比如说《穷死》里,主人公求到的那只容许脱换木屐的睡觉的地方,这样写起来感觉就很明白和生动。


最后说一点生平,不过其实也没什么好说的。独步其实是国木田独步的笔名,猜测是他想走自己的道路的意思。幼时名龟吉【虎弟:啊龟吉原来你是会写文章的x】,原名是哲夫,还有孤岛生/九天生/独步吟客等等笔名【马甲有点多啊……独步:子规→_→】曾做过新闻记者,也做过战地记者【独步:子规→_→】。写这个的时候粗略翻了一翻他的日记,总觉得……他对于女性的观念…有一点点不太对劲…难怪第一个老婆会跑掉x【具体的诸君请自己查阅√】


嘛,总算把主义元老类的(其实还差花袋TAT)基本写完了TAT。顺序什么的被我配马铃薯吃了最后再调整吧TAT


评论(4)
热度(27)

© 忙於作死的阿Bel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