忙於作死的阿Bell

近来发觉自己是话唠(T▽T)
人生是十分认真地专注于博爱挑剔与作死。

【文豪とアルケミスト】洁癖

*出场人物有镜花和司书,有没有恋爱向诸君自己决定

*话唠有,抽风有,OOC可能有

*大概可以总结为《外科室》的讨论x【阅读前请翻阅《外科室》】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是泉先生啊,”司书踩在梯子上,一手扯着深冬枯死的花藤,余光瞄到走过来一人,就忙开口求助,“能帮忙把地上的花剪递给我么?”


泉镜花皱了皱眉头,来回看了看司书和地上沾着融雪和冻土的花剪子,原地犹豫着。


“啊嘞…”司书似乎记起了镜花的那些规矩,想了想,又问,“那您帮我抱着这些枯藤?”


这次镜花直接往后退了一步。


“抱歉,”后知后觉的司书终于反应过来,“那您站后面一点。”

看着镜花往后走了几公分,司书将花藤往下一丢,落下的藤蔓打起积在地上的落雪,不知道为什么这扬起的几分飞雪,让司书的心情莫名好起来。


司书顺着梯子爬下,拍了拍手上和身上落下的枯叶和尘土,淡紫色的长裙上也被雪水湿了一块。司书看着离她几十公分远的泉镜花,“安啦安啦,”她朝泉镜花摆了摆手,“不会碰到您就是了。”


“如果不忙的话,可以陪我走一段么?”司书问道,“花房离图书馆有一点远。”


镜花点了点头,但也没有接话。他原本就不是个善谈的人。


司书就跟他这么走了几分钟,一深一浅地踩在雪里,她突然觉得两个人这样更安静过她自己。


“我前几天在看您的书。”司书试图搭话,“是名叫《外科室》。”


镜花点了点头,似乎是让司书接着往下说。


“记得高峰医生和夫人也是在藤花下遇见的?”


“是的。在植物园里。五月正好是藤花和杜鹃开放的时候。”


司书看了看手上抱着的枯藤,她记得五月的时候这藤花应该也是高峰医生见到的那样淡紫的颜色。

还好不是冬天。


“您说什么?”


司书没想到她竟然说出了口,忙摇了摇头,从脑子里抓了个问题,

“我在想,如果高峰医生,那时候应该还不是医生?如果他和伯爵夫人在植物园里聊起来了,会是什么样子?”


镜花似乎没想到她会问这个,有些不悦。他并不喜欢别人对他的文字进行修改。

“您是对这个故事有什么不满吗?”


“不不不,您别误会。”司书忙解释道,“并不是有什么不满。我只是在想如果而已。”


“那您认为呢?”


司书看着身旁走着的人,不禁笑笑,“明明我想来问你这个作者。不过我想,”她顿了顿,“高峰医生还是不要和伯爵夫人谈话比较好。”


她看着镜花挑了挑眉,便解释了自己的话,“我相信,如果说上了话,夫人是会愿意嫁给高峰的。”


“这样不好么?”


“当然不好。总是要有冬天的。”她的手有点儿酸,松了松手上的枯藤,接着说,“过日子离不开油烟和尘土。到时候,夫人大约也成了灰不溜秋的样子。”

“你说,高峰还会对她有念念不忘一道殉情的心么?”


镜花笑了笑,“大约是不会的。”


“九年之后大约高峰离得比你现在还远呢。”司书开玩笑道。


镜花看了看两人之间的距离,不由随着她的话点了点头。


司书似乎很满意镜花这个无声的赞同,悄悄朝他挪近了几公分,“不过还好故事里的重见是只经过九年。”


“十年也是可以的。时间并不重要。”


“真的不重要么?”司书不信,又问道,“如果是二十七年呢?”


“二十七年后的伯爵夫人还是伯爵夫人。”


司书摇了摇头,“我不这么想。”


“您似乎不相信高峰的爱情能够坚持过时间。”


“不,”司书不自觉地摸了摸自己被风雪吹过的脸颊,“九年之后或许夫人还容颜依旧。可是……没有几个女人能经过二十年,三十年的岁月。”

“二十七年的时候,她的面上可能已经全是皱纹,胸脯可能已经因为哺育子女而下垂,她的心里更可能早已经没有了矫情。”


“我不是不相信高峰,或许他见到二十七年后的夫人,第一眼仍旧是与夫人初见时的样子。”

“我只是觉得,”司书想了想,“或许夫人已经没有了坦然褪下外衫的勇气了。”


镜花并没有立刻答话。两人又走了几步,他才说,“我还是觉得即使二十七年不见,他们依旧是一样的结局。”


司书不置可否,本想摊摊手表示无所谓。可她手上抱着枯藤,容不得她这么做。她只好耸了耸肩,却不小心弄掉了抱着的几根。

她看着就在不远处的花房,就并没有弯下腰去浪费时间。她想这几步路应该还够她问最后一个问题。

她放慢了步子,问道,“故事里的画家,有把夫人画下来吗?”


“并没有。”镜花回答她,“如果他画了,也不会给高峰的。”


司书停下了脚步,几步走向台阶上的花房。她知道花房这样的地方,镜花是绝对不会进来的。

她想了想,回答他,“我想我是明白原因的。”


“说了这么多的如果,其实还是故事里的那一瞥最好。”司书打开了花房的门,站在门边笑着对镜花说道。


镜花点了点头,也向她笑了笑作别,站在台阶下目送她走近花房。

他转身走离了几步,突然想到什么似的回头一望,正好就看到司书淡紫色的裙摆随着阖上的门被落雪掩去。


评论(6)
热度(31)

© 忙於作死的阿Bel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