忙於作死的阿Bell

近来发觉自己是话唠(T▽T)
人生是十分认真地专注于博爱挑剔与作死。

【文豪とアルケミスト】文豪与吐槽【樋口一叶】

随着森鸥外和红露三人的影响力在明治社会里渐渐扩大,推生了许多新生的作家。就像一棵分支的树一样,近代文学由启蒙运动开始分叉为以红露为主的拟古典主义和以森鸥外为主的浪漫主义,而由这三人,又分出了近十的分支。由此【及一个写了又会被拎去喝茶的发生在1894年的事件】,日本近代文学也开始进入全盛。


本来按照时间顺序【真的还有时间顺序么……OTZ】应该开始说说和森鸥外同期的北村透谷,然而想了想,因为诗歌的特点,还是把诗人都归作一起写【才不是因为诗人太难写x】在这个时间点,分叉之前总是有混合和胶着,先前说了那么多香肠x,现在来说个在这个分叉中间的小姐姐吧√


那就是……五千円大佬——樋口一叶!


其实在写樋口一叶的之前我想了很久。因为看文豪这个游戏来说,可能是不会实装女性文豪的样子【请DMM大力打我脸!】但是想想还是写,原因其实很简单,一者呢是因为樋口一叶是我在日本近代里所有文豪中,最能感同身受的一个。或许是因为年纪相仿的关系,即便穿越了时间和空间,从她的身上,我依旧太经常看到我自己。这几天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很多,这时候重看樋口一叶的日记,心情多少是有些微妙的。二者,是因为即便文豪不太可能实装樋口一叶,她与已经实装【和即将实装】的文豪们有很多的联系。所以思考之后,还是写一写。


但是相对于先前的几篇相对全面的介绍文豪,因为以上的原因,这里就只说一点——樋口一叶和她的偶像(?)幸田露伴。【以下引号处皆出自樋口一叶的日记,有些采用中译版有些自译,请包容】


头一次在日记里提到,是一叶和一位叫平井秃木的作家,当时他俩同在为《文学界》供稿【文学界参与的文豪很多,除了樋口一叶外,还有北村透谷,岛崎藤村,田山花袋等等】。


他(他指平井)说:“你也喜欢露伴吧?看到你的《埋没》之后我立即想到这一点。”

我(我指一叶)笑着说:“你们男子看我写的东西一定很好笑吧?我不知道露伴的本意何在,我只是根据自己的想法去领会他的作品。也许只领会到其中的一星半点,就觉得合乎自己的心,因为喜欢他的作品。总之,在当代作家中我最喜欢露伴。你见过他么?”我问他。


这时候的一叶只有二十岁,有着仰慕的人,有恋慕的人,有着生活的心酸和窘迫,也有骨子里与生俱来的不甘和骄傲。然而即便是才华通天,她和这个年纪的其他女孩子一样,谈到崇拜的人会觉得不足和微小,总想着见一见这个偶像。


【看樋口一叶的日子很有趣的地方,除了了解她作为一个女子和一个作家的不易,或许就是有时候她任性只写了一句“生气,不想写了。”】


第二次提到露伴,是在一叶已经成名了以后了。以下是一叶收到森鸥外和幸田露伴对她的文章的评论。


我喊着:“什么,什么?”接过来一看,你瞧,原来这里登着这样的评论,执笔人是森鸥外和露伴,他们说:“当代名作这一个称号可算送给这个作品(指《青梅竹马》)了。”我满心欢喜,来不及说话,在讲堂里高盛朗读起这篇评论来了。这还不能完全表达出我的喜悦,一出学校门就跑到出售这个杂志的书店去买了一本,立刻跑进秃木的宿舍区,嚷着:“瞧这个!”


这完全是我如果被崇拜的大佬给了文评的感觉!!!自己看不够,还得到处现!可见一叶对露伴的喜爱。


而这第三次【其实并不是确切数来的第三次,中间有一些跟上面评论相关的内容,此处省略】是一叶终于见到了露伴。这也是一叶日记中断的地方。【因为篇幅的关系,我直接找了中译版OTZ】从这一段很能从侧面看出露伴的性格。












这一段我并不想多说什么…从最初的敬仰,到最后的见面和约稿,一叶走得很艰辛也很快乐。家里的老人家有一句话叫倒吃甘蔗,是说甘蔗和人生一样,会越吃越甜的。个人觉得这个很适合一叶,也很适合所有努力的人。黄沙掩不住珍珠,是你的总会来。但是也有一句话叫世の中は三日見ぬ間桜かな(不见方三日,世上满樱花。),世事难料,一叶的生命在写完这篇日记后的不久,也就结束了。就像她自己写的一样,她并不想被特化为一个女性作家,但是在那个时代,或者即便在今天这个时代,女性都在各个领域与残留的父系社会的阴影挣扎着。这使得在今天看到的我依旧有些感慨。【其实更感慨的是一叶的性格和挣扎,如果哪天有时间,一定好好写一写】


【另,其实一叶和红叶的弟子川上眉山和红叶本人都是由一定的交际的,但因为大多是不愉快的,此处也就不写了。】


评论
热度(28)

© 忙於作死的阿Bel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