忙於作死的阿Bell

近来发觉自己是话唠(T▽T)
人生是十分认真地专注于博爱挑剔与作死。

【文豪とアルケミスト】文豪与吐槽【森鸥外】

先高亮吐槽为什么森鸥外是银底=L=阿官的稀有度设定到底是怎么来的。其实把森鸥外放在这里写,有那么一点的顺序混乱,但是如果按照文学派别来分,其实也还是过得去。先前的几位,从红叶到露伴,都多少受了坪内逍遥的影响,而森鸥外,就是站在坪内逍遥对立面的另一位大佬。


森鸥外出生于石见国【为什么要特别提这个呢…因为我隔壁刀男就是石见国的x←什么都加进来也是醉x】个人经历上来看,文豪的衣装还原的是很好的,比如医生装就是因为森鸥外曾经是东大医学系毕业【曾经作死去搜过森鸥外的医学论文x】,又从军后当军医留学德国。森鸥外特别强大的不仅仅在于文学上,在语言和哲学上的掌握,尤其是对德语系的哲学,也是颇有建树【通晓日德中法梵……大佬我低头就是OTZ】。


在说森鸥外的小说之前,感觉不提一句《沉默之塔》实在太不好。《沉默之塔》是森鸥外在1910年幸.德.秋.水事件之后【具体请百度…写了又要被请去喝茶OTZ】写的一篇短文。这篇难得是有中文翻译,而且译者是学医都救不了XX的鲁迅【P.s. 鲁迅翻译了《現代日本小說集》诸君感兴趣可以去搜来看看】。文中十分尖刻地批评了当时政府,然而在一百年后的今天,这篇文依旧没有过时【不…我不要龙井!x】


从文学上来说,森鸥外并不是一个和平【要和睦x←江雪乱入x】的人。除了撕逼大战之外【见下文】,他与红叶在文学上也十分尖锐的矛盾。森爹在不少的地方,都公开批评过砚友社和红叶的文章。不仅是红叶,在文学上森鸥外更一直是站在坪内逍遥的对立面。想了想,还是决定提一下这段被称为日本文学史上最大的挂人撕逼大战——森鸥外 vs 坪内逍遥(文学史上叫“逍鸥论争”)。这场论争持续了快一年,其间文章无数【大佬们实在能撕……OTZ】,一句话简单来说是对于文学目标和评论标准的争执【必须吐槽的是这两人最后大约是吵累了就不了了之=L=】。森爹站的点基本上是在一个浪漫主义和文学美学结合的角度,对于坪内逍遥让读者自己寻找作者行文理念和理想文学批评方法做出反应【森爹的观点……即使是我今天再重读了一次,还是各种半懂半不懂……差距TAT】。


就像前文所说的,明治社会处在一个本土文化和西洋文化两极化和融合的时期。森鸥外作为一个一边熟识和醉心于汉文,一边又留洋过的文学家来说,更是深受这个时期的影响。《舞姬》是森爹的处女作,读起来在很多地方跟先前说的《浮云》有相似之处。一句话概括就是个留学德国的青年爱上了一个舞女又把舞女给抛弃了的故事【渣男的忧郁日记x】。然而之所以会成为杰作,大约就是因为这个渣男,在渣的同时,又能自我反省,又因为这种自我反省和外部条件的冲突而感到悲伤和愤怒,在内外两种撕裂中不断挣扎。也就是这样一部十分纠结的悲剧小说,开启了浪漫主义和悲观主义的先河。从具体的文字上来说,森鸥外比起同时期的文豪,对于日语渣的威胁性小了很多【在森爹不乱甩德文的前提下OTZ】文风口语化,相对的简洁易懂。【顺便一提,森爹自己在留德期间也爱上过一个女子,后来森爹回国和一个军官的女儿结婚了也就不了了之……我当时看的时候脑子里第一冒的就是半自传?!xxx】



而《舞女》之后,森鸥外也写了很多评论和小说,甚至还有外文小说的译著。从我个人来说,受益很多的其实是森爹晚年的一篇短文/评论《遵照历史原貌与脱离历史》【这对于闲来码历史小说的我简直是指导和福音√】其中说在写历史小说上对历史的考据和遵循,和被历史所拘束的挣扎,真是让人不自觉有共鸣【带着镣铐跳舞x】。而森爹提出的方法就是以史料为基础,再加入作者主观的理解【说起来很简单……其实是难上加难……主观理解一偏就会出现那种清史稿看了三十遍拍出的电视剧x】在这两种有矛盾的时候,森爹就是干脆放任自流,以主观的体验为主……OTZ


不仅仅是上述所有的,森爹和红叶一样,培养和造就了一大批后生的文豪,其中明星派的就有文豪实装的北原白秋,石川啄木等。总结的话,引一句中野重治的《森鸥外》中的话,“倘若有人要写一部明治元年以来近百年的日本史,只要他是把历史作为历史来写的,就必然会提到一百至一百五十个特殊的人物。其中一定有几个文学家。他们之中的一个,特别重要的—个,无疑是鸥外。”


 三十七年如一瞬(さんじゅうしちねんいっしゅんのごとし)学医伝業薄才伸(いをまなびぎょうをつたえてはくさいのぶ)栄枯窮達任天命(えいこきゅうたつはてんめいにまかす)安楽換銭不患貧(あんらくぜににかえひんをうれえず)。

——《渋江抽斎》

评论
热度(40)

© 忙於作死的阿Bel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