忙於作死的阿Bell

近来发觉自己是话唠(T▽T)
人生是十分认真地专注于博爱挑剔与作死。

【文豪とアルケミスト】文豪与吐槽【红露时期之二幸田露伴】

「写実主義の尾崎紅葉、理想主義の幸田露伴」,这就来说一说尚未实装的幸田露伴。从某一个角度上来说,他是比尾崎红叶更有意思的一位文豪【完全不是因为我更喜欢露伴=L=】。


从出身上来说,露伴与红叶还是有很大的相似之处的。幸田露伴生于一个武士家族,从小也是经过江户文化的培养。而不同的是,露伴受汉学的影响更为深远,也因为曾经削发参禅的缘故,在作品上可以十分明显地看出汉文和佛学对他的影响【这对于认得中文的我们是个多大的福音TAT】顺便一提“露伴”这个笔名,传说是由来于他自写的句子「里遠し いざ露と寝ん 草枕」(故乡路途远 /露宿荒郊野岭处/与草枕相伴)。


相较于尾崎红叶专注于小说的创作和文笔的钻研,露伴的涉及面更广,散文评论考据注释是各种的谈天说地【学识dalao】这里只谈小说的话,露伴的小说可以大约分为两类,理想类和历史类【为了考试背书自己分的=A=】。


理想类中,最有名的的要算《风流佛》和《五重塔》。就像前文所说的,但从名字来看,就可以看出佛学对露伴的影响【读着发觉一个日本作家对佛学和国学比自己理解深太多的滋味真是十分之美妙OTZ】鉴于我对《五重塔》的喜爱,这里就说一说《五重塔》吧【任性x】。《五重塔》说的故事并不复杂,就是一个木匠不畏艰难造了一座塔的故事。说实在话,木匠十兵卫并不是个招人喜欢的主角【各种难搞√】,但是越看着越……【我个人是边看边坏心眼地希望十兵卫失败x】到最后一幕,十兵卫爬上五重塔,即使是坏心眼的我,也是有感动的。【总觉得世间大多人事就和十兵卫造五重塔一样,要坚持自己不被这个世界的外部条件改变,是一件太困难的事情。然而,世上总是有十兵卫这样的人的。】这样极度理想主义的情节构造,也是为什么会分作理想类的缘故。从文字上来说,《五重塔》的文风基本符合后人给露伴的拟古典主义的分类。虽然读起来风雅【隔壁风雅号乱入x】,但是一句话五行字读起来真的……【嗯同样大小的屏幕芥川的一行不到OTZ】


历史一类的话,其中的《命运》这一部书是说明朝建文帝和燕王永乐的。这本书很难得的是没有11区写中国历史的各种添加【吉川英治中枪倒地x】基本是按照已有史料,各处的模糊和最后的猜想都特意加上的注解,足见先生做学问之认真。


连上之前写过的坪内逍遥和尾崎红叶,和下一章写的森鸥外,这四位所处的时代,在文学史上被称为「紅露逍鴎時代」。这四位在文学领域上【有些在生活领域上x】都对互相有着深刻的影响,其中以坪内逍遥对其他三位的影响为甚。【哪天有空一定818这群人给对方的信件→其实最想扒的是北原白秋和萩原朔太郎的信(诸君请一定去搜来看看x)】


其实在写红叶和露伴的时候,都略过了一位对他们影响很深的文学家井原西鹤。之所以会刻意略过,并不是因为他对两人在文学领域上的指引不重要(有个评价是“红叶学西鹤得其才,露伴得其笔” 足见西鹤对他俩影响之深),而是因为我的能力实在有限……井原西鹤的作品我是一本也没看过TAT不太好乱说。求补充TAT



 一期の大事死生の岐路ちまたと八万四千の身の毛竪よだたせ牙咬定かみしめて眼まなこをみはり、いざ其時はと手にして来し六分鑿のみの柄忘るゝばかり引握むでぞ、天命を静かに待つとも知るや知らずや、風雨いとはず塔の周囲めぐりを幾度となく徘徊する、怪しの男一人ありけり。

————《五重塔》

评论
热度(21)

© 忙於作死的阿Bel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