忙於作死的阿Bell

近来发觉自己是话唠(T▽T)
人生是十分认真地专注于博爱挑剔与作死。

关爱本丸众身心健康x【丰臣组之一】

排雷注意:

*全文对话模式√

*腐朽的小恋爱走向√

*OOC尽量没有…然而…√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这一天审神者安慰完了因为不小心放置play而蹲在本丸墙角的大典太,却意外地在墙角边发现了一期一振。作为良心审神者表示是一定要关心/八卦刀刀们的精神世界的!


审神者:一期你……还好吧?


一期一振:啊主君…抱歉失礼了…没什么的。


审神者:真的不要紧么?感觉一期你这几天都没什么精神啊……


一期一振:让主君您担心了真是很抱歉。其实并没有什么的。


审神者:嘛~毕竟是主君嘛,不介意的话,可以说一说的。


一期一振:其实……【叹气】其实并没有什么事情…多谢主君您问了。嗯……怎么说呢,我……好像,不,应该不是好像了。我觉得我陷入了暗恋之中……


没等一期一振说完就冒着星星眼打断的审神者:是三日月对吧!


一期一振:诶∑?!您…您怎么知道…


八卦脸的审神者:嘛~蛮明显的呀~


惊呆的一期一振:很…很明显么…


频频点头的审神者:对的对的啊~你看平时你空闲的时候就去找三日月嘛,开会的时候也时不时看着他啊,平常在照顾弟弟们的时候也特别照顾今剑嘛~怎么了?不顺利么?


一期一振:这…这么明显么…【叹气】也不是说不顺利…只是连您都注意到了,三日月殿他……


审神者:诶?三日月他怎么了?


一期一振:不不不,您别担心,三日月殿他并没有什么的。只是……他似乎是完全感受不到我的……


审神者:啊拉~没有同他说么?


一期一振:不不不,这怎么能……并没有说。怎么说呢…怎么能说呢…这样真是太不好了…


搬来小板凳的审神者:来来来~慢慢说~


扶额的一期一振:唉……真的要说的话还是我的问题吧…毕竟三日月殿是我不可企及的付丧神啊…又是天下五剑,又美得夺目…说起来真是觉得自己有点傻,每次他只要对我笑一下,我…就会开心很久,连弟弟们都会察觉到不同…


审神者:是的啊~我很多时候看到一期很开心,就是和三日月一起做完内番的啊~


脸红的一期一振:真是连您都察觉到了啊…这有点不好意思啊。其实……也不是我不想说…可是三日月殿他…【叹气】虽然说曾经有过那么十多年的相处,可是从时间来说的话,我的弟弟们似乎跟三日月殿相处的时间更长。他和骨喰都曾经提过从前的事情,可是同我就……这么说好像有点羡慕弟弟啊【笑】是不是三日月殿他并不想提及先前的事情呢……


审神者:嗯……一期啊……我记得……你……那一段的事情是……不记得了的吧…?


倒地的一期一振:啊对……对的……真是很抱歉……这样的事情都能忘掉…只能听别人复述…唉……


审神者:嘛~嘛~过去的事情就不要太在意了嘛~不是还有现在么?


摇头的一期一振:唉……现在…现在的状况我更…不知道是怎么说了……说实在的,感谢您的关照,我是十分满足的。能和弟弟们团聚,能为一个目标而战斗,还能见到三日月殿,真的没有什么不好了。只是……


审神者:只是?


一期一振:这样说起来好像太贪心了…就是三日月殿他……其实连主君您都能察觉到我的心意…三日月殿他……他【叹气】他到底是知道呢还是……比如先前在畑当番的时候,因为三日月殿不太擅长用农具,我就在帮他…然后…咳【脸红】就不小心靠得近了一些,三日月殿也并没有躲开……


又冒起星星眼的审神者:然后然后!


抓头发的一期一振:其实并没有什么然后……就是…嗯…后面长谷部先生来找三日月殿,我就把剩下的事情做完了。


躺了的审神者:所以……是什么都没有啊……


更加沮丧的一期一振:您这样说也对……确实什么都没有……其实三日月殿对谁都很好,并不是只对我…有时候我总觉得是我单方面的错觉而已……就像…唉就像您现在能多问一句,先前三日月殿看见也问了我说是不是有什么烦恼,我……不知道怎么就推辞说完全没有的…然后三日月殿就笑着拍了拍我的肩就走了…………


审神者:走…走了啊……这个……


一期一振:唉……是的……真是十分抱歉,一时间居然跟您说了这么多……


审神者:啊拉,说的什么话~有什么事情还是要说的啊~你和三日月啊,还是要说清楚的嘛~你不好意思的话,我帮你说?


一期一振:千…千万别!主君您…


审神者:嘛~不直接说的话,也帮你旁敲侧击一下嘛~不过……其实你是很想知道的吧!


一期一振:这个…我…您…


审神者:婶婶明白的!原来一期你是口嫌体直这一卦的啊~


一期一振:什…什么?!


审神者:【拍肩】放心放心,这就交给我了~一期你就期待婶婶的好消息吧~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三日月篇敬请期待√


评论(1)
热度(53)

© 忙於作死的阿Bel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