忙於作死的阿Bell

近来发觉自己是话唠(T▽T)
人生是十分认真地专注于博爱挑剔与作死。

【丰臣组】木漏れ日「1」

*现代paro

*OOC尽量没有「然而…

*对于东京各个场景的印象久远,请不要在意细节。

————————————————


1.


一期一振并不反感搬到这间新公寓来。

相反,从门厅大方的装潢到中庭里被锈铁保护起来的高大古树,都让他觉得搬到东京来,是个不错的主意。本来他一个近三十岁的单身男人,对住宿上并没有什么要求。东京整洁干净的公寓不少,之所以选了这幢较为华丽的公寓,大约是想着离正在读大学的弟弟们和上班的地点近一些的缘故吧。

然而也就是因为是个近三十岁的单身男人,公司给他的七天转迁假期,一期一振只用了三天。「剩余的……」一期一振盘算着,「空闲的工作日就用来熟悉周围环境,周休的话,或许可以让弟弟们过来一起吃餐饭?」

「不过人多应该会吵到邻居吧?」他叹了声气,「还是约在外面餐厅比较好。」

不过想到邻居,新迁入还是要先拜访左右才不会太失礼。伴手礼的话,虽然老套,还是荞麦面稳妥一些。


可是就当一期一振拎着两袋荞麦面走在回程路上的时候,却看见大楼拐角处一家和式屋。或许是觉得在闹区中难得能见到这样的商铺,或许是飘来的红豆甜香太诱人,他不自觉地打帘子走进了店铺。店家婆婆看一期一振是生面孔,便热情地拉着他闲话起来。一期一振也不好拒绝,只有抓了抓头发一句一句耐心回答了。

「啊拉年轻人新搬来这一区啊。听口音像是大阪人?」

「在大阪工作过一段时日,其实是京都人…」

「有个常来的年轻人也是京都人呢,好像也住这一块啊」

「啊…对的…」一期一振虽然不知道婆婆在说的是什么,但毕竟是长辈,也就顺着点头。

「每次来都能走出不一样的路线,明明好像住的很近的样子。」婆婆看着一期一振勉强掩藏好的尴尬,笑道,

「啊啦老人家就是话比较多,来来来,反正快关店了,这一盒金锷包起来送你吧。」

一期一振连忙推辞,「不不不,这怎么好意思。」

然而看着婆婆脸上和话中的热情和坚持,他最终只好多买了两盒,才俯首谢过店家婆婆返家。


「这…要怎么办?」

看着小案上叠着的三盒红豆点心,一期一振有些犯愁。放进冷冻柜的话,应该会影响口感吧,可是这样放置在室温里,一定是吃不完的。他摇了摇头,看来只好换下荞麦面,希望他的左右邻居会喜欢茶点吧。


看着时针走向晚六时,一期一振按下了邻居的门铃。

稍待了约五分钟,正当一期一振以为没有人在家的时候,他的邻居打开了门。

门里探出的是一个深蓝短发的男子,带着如弯月一般的眉,和一双青云出岫似的明目。

只一眼,一期一振便暗暗感叹,这……真是让人移不开双眼的美。

片刻后,他才猛然发觉自己的目光在新邻居的面上停留过久,忙红着脸,微微躬身介绍自己道,

「您好,我是您新搬来的邻居。名字是一期一振,今后请您多多关照。这请您收下。」

其实他根本不是这样的人,初次见就盯着人看到出神这样丢脸的事情,实在太出格了。

然而一阵静谧中,原来以为是自己失礼的一期一振,直到直起身递过一盒金锷去,他的邻居才恍恍惚惚地回过神来。

「哈哈哈哈甚好甚好。」他的邻居伸手接过那一盒茶点,用爽朗笑声化解了出神的尴尬,同时一期一振也知道了邻居的名字。

「三日月 宗近,今后也要麻烦你多关照了。」



TBC

第二章


———————————章后例行废话—————————————

完完全全是因为甜点而来的灵感∠( ᐛ 」∠)_

今日收到早年的房东太太做的各式和果子TAT好吃到感动流涕

于是突然有了灵感୧( "̮ )୨✧

文中的金锷是一种红豆做的饼,因为正好也是刀的锷,所以恶趣味挪来用233333



评论(4)
热度(37)

© 忙於作死的阿Bel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