忙於作死的阿Bell

近来发觉自己是话唠(T▽T)
人生是十分认真地专注于博爱挑剔与作死。

关于脱爷爷衣服的错误x方式xxxxx【三日月宗近】

本文来自两个脑坑老人一天晚上闲着进行了如下对话:

【え…其实好想写肉(T▽T)】

「果断写!!我精神上支持你!」

三十分後に…

【在脱衣服那儿卡住了(T▽T)】

「具体要怎么脱…」


【】里面是某√「」里面是帮场的友人甜酱【啪啪啪…鼓掌x

于是就有了本文=A=全文不负责任业余向√我俩各种下品废柴「连焦る都要查字典的你√」入沼龄短的很且勉强算两只早期大河剧爱好者x

多图注意√

前半无任何cp老人相声向√

后半…嗯…

 

当然是从头脱起!

然而发饰就画风开始崩了…爷爷乃请告诉我后面打的不是蝴蝶结啊「这样不是一扯就脱了么→_→老人家午睡方便」

以下是包装误解向咳

【祝贺长寿和出产么?!爷爷果然是人妻了么xxxxxx】 


好吧接着=A=

下面的搭配……容我吐槽一秒啊这都什么混搭风啊!!!「好看就行了你在纠结什么→_→」

【真不是为了增加脱衣服的难度么TAT为了方便/懒,全部按照平安/镰仓时代来~】

嗯还是遵循从上到下从外到内x的顺序咳

先把甲胄类都卸掉~ 




嗯…这个看起来还是身后打结的…也当做是蝴蝶结吧!接着一扯就掉!  


然后是这个…应该是叫腹当?嗯……系的还是蝴蝶结咩?【爷爷难道有一颗高岭之上的少女心么TAT】





然而被甜酱纠正=A=其实系的是下面这个



出处感谢@sakana6634逆名太太!! 

这东西要怎么解啊!!!咆哮!扯一下不会越扯越紧么!果断先放着!等下和腰带不一定一块脱下来!

【修正:来来来解法在这里~】


然而……大魔王来了=A=爷爷这大红腰带……


出处再次感谢逆名太太!



結ぶ過程で横の輪を伸ばし、背側で交差させています。

もし一本続きで結ぼうとするとこうなるかなーと思います。

しっかり締まるかどうか、結び/解きやすいかは謎ですが~。

基本上绑结的过程见下图√这个爷爷自己…是绝对没办法系上的!! 

 

嗯…我试着搜了一下简易版本……

然而简易版我也……


再进阶一点……


爷爷您告诉我第一步是怎么到第二步的QAQ

手残觉得……算了算了我爬墙脱草莓哥去!!「节操呢你……碎了么……=-=」


【假装已经解下来了(T▽T)】

「→_→」

【总要继续嘛(T▽T)】

「……接着」

感谢上帝甲胄很好卸下来TAT



解绳子就好了TAT


所以就脱到外部装饰只剩下刀了(≖‿≖)✧ 

这个我会!「你到底是在激动什么……」

绑的绳子是塞在左右两边的腰带里的…所以从腰带里拔出绳子,然后解下刀~ 



顺手说这么多名字有些到底是神马TAT




然后外部的就这么脱完了!!!


等等我们顺手也解了白足袋和草鞋…?

 



同样拔出绳头解了!


同样把手上笼手的也解了吧~

这个我也会!「馬鹿……我认识你么……」 

解开后面的扣子就好了!【爷爷这里好像是绑着的!解解解!】




果断只剩下衣服了!

然而…爷爷穿着的一整套到底是什么呢…

【看着像是狩衣…?】

「狩衣的话,袴的部分有点怪」

【诶…可是上部分看着肯定不是直衣啊QAQ】

「有家徽的话,勉强算得上是大纹直垂。」

【这又是什么TAT】

「还是看着像添上纹路的狩衣搭指贯/马乘袴吧」

【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_^】


于是就这么朝着脱狩衣的方向走去!

脱狩衣步骤!【真人示范请点这里~】

  1. 先把两边的袖子拿下来(•‿•)

  2. 然后把前端的折起来部分的掀上去!各种结解掉!୧( "̮ )୨✧

  3. 再把领子边上的结解掉~【这个结应该是盘扣那种结…?】

  4. 然后把前面袴上打着的大结解了【具体什么締什么紐的我们请不要纠结TAT】

  5. 牵着绳子绕到后面再回到前面解下∠( ᐛ 」∠)_

  6. 最后你就收获一只只穿单衣的爷爷了!_(¦3」∠)_


「不要偷懒!全部写完!」

【真的…是要全部脱…完…么!好害羞啊怎么办!】

「你耻感低成这样就不要装了……」


那么我们就一窥/脱单衣吧(≧ω≦)/

 嗯…所以单衣里面有时候还是有一层袴的…说是从左边传上的话…那么就要从右边脱下…?【撕了撕了!!xxx】



然后是小袖~(≧ω≦)/【人家好害羞xxx】

解了带子~脱~


本来以为就剩内衣了!然而!!!

爷爷你告诉我黑色的这个真的是老人家的保暖内衣么TAT


 

以及看着好几层啊TAT

这个看着都差不多?

「虽然领子上的至今不太懂是什么= =」


再来就是下带/真·内衣了…这个…嗯…保留想象保留想象√


终于!你收获了一只全果的爷爷!可以帮他老人家穿回去了免得着凉了!!!

「你这是在逗我…?」


————————正文附加部分——————————

其实像爷爷这样穿的也不是没有√

这是镰仓时期穿着腹卷(简易甲胄)的少年~


先前说的大纹长的是这个样子~


以及…真的容易穿成现代神职人员xxx



————————讨论部分——————————


这是一个关于谁来脱的争论咳……

【小狐丸……?】

「还是算了脱一半不一定就撕了」

【油豆腐挺好吃?】

【鹤球…?】

「脱一半嫌无聊不一定玩出什么花样」

【爷爷老了经不起折腾么233333】

【所以草莓哥啊……】

【等等上次看的那一篇!】

「三明这身衣服不定就是丰臣家的时候振总送的」

【送这种衣服不是折腾自己么233333】


再加上小黑屋群里的帮忙,于是就有了如下脑洞:

振哥随秀吉征战回来,见到盛装等着的爷爷就等不及想…嗯小别胜新婚嘛~

然而…振总解衣服解衣服解衣服…

一个小时后…

“御前様,困……”

疲劳驾驶二人组xxx


—————要欢乐的就不要看接下来这部分———————


新就任的审神者本来想让新归来的一期一振君去照顾爷爷,想着说不定爷爷就不用在穿衣上花这么多时间了。然而第二天爷爷还是迟来了。

夜间睡不着的审神者遇到了在廊下品茶赏月的爷爷。

提到一期一振君的时候,审神者没想到爷爷又笑着答她。

「不用勉强了啊哈哈哈。」

「爷爷…这不要紧么?」

「哈哈哈哈,老人家了嘛,也就看的淡了。」

「爷爷!」来自不满意这敷衍答案的审神者!

看着一脸认真的新主,三日月还是笑了笑。

「那一段时光啊……」他望向天边亘古不变的月亮,良久,才补完了句子。

「那算起来也不过十年吧……嘛,那些往事对于我这一千多岁的老人家来说,不过就像梦中的梦一样了。」


注:梦中的梦这个来源于丰臣秀吉的辞世句“露と落ち 露と消えにし 我が身かな 浪速のことも 夢のまた夢” 各版本翻译可能有不同。



最后!在这里祝甜酱生日快乐~

【御前(读作おまえ)、誕生日おめでと。】

「えええ。。。」



Ref:


http://www.naoporcelain.co.jp/guide/noshi02.html

【刀剣乱舞らくがき詰め合わせ(3)衣装考察】

和洋裁縫大全. 巻10

http://www.yusoku.com/self.html

日本甲冑史〈上巻〉弥生時代から室町時代by中西立太. 

日本服饰史·风俗博物馆

评论(9)
热度(111)
  1. 茶乐忙於作死的阿Bell 转载了此文字  到 资料转载

© 忙於作死的阿Bel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