忙於作死的阿Bell

近来发觉自己是话唠(T▽T)
人生是十分认真地专注于博爱挑剔与作死。

关于一只阿咩与他的后宫x们【羊陆篇】

又名论阿咩后宫的可能性与定位xxxx

虽然说是史料整理,但是!但是!全文不正经!史料/脑洞曲解向!慎!【看这个题目还能觉得正经也是不易咳…

以及…通篇话唠!灰常长咳【尤其是阿咩抗儿和武库部分!一迷妹上身就开始话唠x】慎

为方便阅读,实在没办法切成三部分咳。

——————————————————————————————

首先要多谢 @一朵荆州雪 太太的四女同舟的脑洞…太合适是怎么回事。

敌国江陵郡主抗抗

襄阳汉水……杜预

为了爱在西边打工的圣女阿童

博物学家蜘蛛爱好者张华


嘛…首先呢,开后宫的人,自己要有资本的√

【羊祜】

那么阿咩到底是有多有资本呢…简直是可以写汤姆苏小说的资本啊!


——相貌:高且帅!

身長七尺三寸,美鬚眉

——家世:这家世已经是没说的了…【诶叔子能不能让你外公给某签个快递…?xxxx你够

蔡邕外孫,景獻皇后同產弟。

——才学:能写能说能忽悠x

博學能屬文。

善談論。

——品格:这里就开始苏气满满了啊阿咩~

#正直:

執德清劭,忠亮純茂,經緯文武,謇謇正直。

謇謇正直,文武双全的君子啊,太…太招人了_(:з」∠)_


接下来就有点…套用一句友人的话,正是一定的,直不直就不知道了xxx

【尤其是无子这个…容易联想到钟家撩汉大手啊xxx

每與吳人交兵,克日方戰,不為掩襲之計。將帥有欲進譎詐之策者,輒飲以醇酒,使不得言。

阿咩给人的感觉真就是那种丝毫不屑于宵小行径,端端正正的大将。

但是…嗯打仗这个诶…等后面斑比篇我们细说咳√


#谨慎:

其嘉謀讜議,皆焚其草,故世莫聞。凡所進達,人皆不知所由。

说了什么全烧掉QAQ阿咩你造这样后人想知道乃做过什么有多难么QAQ

不过诶可以脑洞?xxxx你走【一烧东西还是容易想到莫令人见的陆爹TAT

或謂祜慎密太過者,祜曰:「是何言歟!夫入則造膝,出則詭辭,君臣不密之誡,吾惟懼其不及。不能舉賢取異,豈得不愧知人之難哉!且拜爵公朝,謝恩私門,吾所不取。」

居然有说缜密太过嗯…不缜密嗯/侧首望正月十八那两只/x

以及,阿咩真的…好正派!


#有公心:

祜曆職二朝,任典樞要,政事損益,皆諮訪焉,勢利之求,無所關與。

势力的,功利的统统都跟羊公没有关系~

【等等邪魔退散的即视感是什么鬼x

祜每被登进,常守冲退,至心素著,故特见申于分列之外。

受封也不要的遗世而独立的白莲阿咩~

祜女夫嘗勸祜「有所營置,令有歸戴者,可不美乎?」祜默然不應,退告諸子曰:「此可謂知其一不知其二。人臣樹私則背公,是大惑也。汝宜識吾此意。」

阿咩真的妥妥的忠臣风…而且情商还上线,当面沉默给妹夫保全面子,妹夫走后告诫身边人√

不过这个不谋营置的事情…阿咩身边的人大约是没听进去这话啊!→见杜武库部分咳√

祜立身清儉,被服率素,祿俸所資,皆以贍給九族,賞賜軍士,家無餘財。

突然发觉某爱的貌似都是家无余才大公无私这一型,比如阿咩,比如陆爹……


#有气度:一路就在宽大的君子路线上走着的阿咩~

抗稱祜之德量,雖樂毅、諸葛孔明不能過也。

先不吐槽这是谁评价的咳,阿咩比乐毅是真的很合适√尤其是按夏侯太初的乐毅论的感觉来说。【才不是因为喜欢撩不到的太初才提到呢!x

另:《乐毅论》是夏侯太初写乐毅燕将乐毅征伐之事,着重说为何他没有及时攻克即墨。容我引几句像阿咩的:

夫欲極道德之量,務以天下為心者,必致其主於盛隆,合其趣於先王,苟君臣同符,則大業定矣。

彊燕而廢道,又非樂生之所求。不屑苟利,心無近事,不求小成,斯意兼天下者也。

邁全德以率列國,則幾於湯武之事矣。若乃逼之以威,劫之以兵,攻取之事,求欲速之功,使燕齊之士流血於二城之下,奓殺傷之殘以示四海之人,是縱暴易亂以成其私,鄰國望之,其猶豺虎。既大墮稱兵之義,而喪濟溺之仁,且虧齊士之節,廢廉善之風,掩宏通之度,弃王德之隆,雖二城幾於可拔,霸王之事逝其遠矣。

跟阿咩实在太像了…抗儿比的好(≧▽≦)/


↓果然正派有德量但不古板才能撩汉子!xxx


——爱好:爱登高,更爱岘山,爱喝酒,更爱言咏的阿咩~

祜樂山水,每風景,必造峴山,置酒言詠,終日不倦。嘗慨然歎息,顧謂從事中郎鄒湛等曰:「自有宇宙,便有此山。由來賢達勝士,登此遠望,如我與卿者多矣!皆湮滅無聞,使人悲傷。如百歲後有知,魂魄猶應登此也。」湛曰:「公德冠四海,道嗣前哲,令聞令望,必與此山俱傳。至若湛輩,乃當如公言耳。」

登高远望的羊公,迎风飞扬的衣角,后来无人的吟咏,真是比描在画屏上的图景更好…

现在提到岘山就想到羊公,他如果真百岁后有知,应该也是很欣慰的…

然而…百岁有知回岘山这句…后篇武库那里…就先预警个虐die TAT


——以及有多苏呢果然是要看周围的人的!

嘗欲夜出,軍司徐胤執棨當營門曰:「將軍都督萬里,安可輕脫!將軍之安危,亦國家之安危也。胤今日若死,此門乃開耳。」祜改容謝之,此後稀出矣。

将军你要是出了什么事军司也不活了啊!不过阿咩有时候也有点不羁放纵爱自由的风格~

【不过阿咩你什么事儿要夜里出去…是访吴么…?xxx

於是吳人翕然悅服,稱為羊公,不之名也。

打仗打到敌国人民心悦诚服也是没谁了…苏啊!【只能说阿咩的怀柔政策太成功!

襄陽百姓於峴山祜平生遊憩之所建碑立廟,歲時饗祭焉。

只称呼不够!不仅要立碑还要建庙!【again,我们之后对比武库来伤害咳√


——遗憾…

會秦涼屢敗,祜復表曰:「吳平則胡自定,但當速濟大功耳。」而議者多不同,祜歎曰:「天下不如意,恆十居七八,故有當斷不斷。天與不取,豈非更事者恨於後時哉!」

唉伐吴功业未成啊…不过所幸有叔子这先上了表,为尔后张华杜预奠定了基础。

不过这话是真…感伤呐不如意者十七八,还好还好,某想着以阿咩的性格,他大约是愿意说的,而且愿意听的应该不止二三。

以及,又见倚天剧组来串门√见最后脑洞篇√


嘗與從弟琇書曰:「既定邊事,當角巾東路,歸故里,為容棺之墟。以白士而居重位,何能不以盛滿受責乎!疏廣是吾師也。」

这句算是虐到我…等安定了边疆诸事之后,就可以带着角巾朴朴素素地回故乡了…可是天下不如意,恒十有七八啊…最后边事未定,也没得以葬回故乡…

從弟琇等述祜素志,求葬于先人墓次。帝不許,賜去城十里外近陵葬地一頃,諡曰成。

【唉说好要欢脱虐狗的…然而好感伤QAQ

【顺带说羊家骨科其实还蛮好吃咳x


【下面就是要走腐朽的虐狗向!


那么就开始列后宫了!

最先当然是羊陆之交传四海的真爱陆幼节!x


【陆抗】

因为抗抗本人还是蛮知名的,所以生平就不赘述了咳√百度链接√【一。点。都。不。是。因。为。懒。


——那么就从西陵那充满火花x的初遇x开始吧~【搭配着小波浪真的好么=A=


及還鎮,吳西陵督步闡舉城來降。吳將陸抗攻之甚急,詔祜迎闡。祜率兵五萬出江陵,遣荊州刺史楊肇攻抗,不克,闡竟為抗所擒。有司奏:「祜所統八萬餘人,賊眾不過三萬。祜頓兵江陵,使賊備得設。乃遣楊肇偏軍入險,兵少糧懸,軍人挫衄。背違詔命,無大臣節。可免官,以侯就第。」竟坐貶為平南將軍,而免楊肇為庶人。

容某不顾阿咩地给抗儿点个大赞!西陵之战打得简直漂亮!不辱家风!克肖乃父!

咳咳咳说回阿咩…初见就被打得好惨呐~折兵贬官的,伐吴还被推后好几年。不过…等等怎么跟早期张无忌和敏敏一样…?!总是在真爱那儿得不到甜头啊~【等等阿咩不会也是那种喜欢给自己讨不自在的人吧?!


然后我们拨一拨轴来到中期~

每與吳人交兵,克日方戰,不為掩襲之計。將帥有欲進譎詐之策者,輒飲以醇酒,使不得言。

请容某先再次给阿咩大开大合的正人君子风点个赞。然而…不偷袭这个我理解,有人来献计就把人家灌醉这个…阿咩你…

诸君真的没有如下的即视感么…

趙敏微笑道:「張無忌,你這糊塗小子,你心中實在捨不得我,不肯讓我去給謝大俠殺了,是也不是?」

趙敏嫣然一笑,說道:「你在給自己找個不殺我的原因,我知道你實在捨不得我。」張無忌怒道:「就算是我不忍心,那又怎樣?」趙敏道:「我很喜歡啊。我一直不知你是否真心待我,現下可知道了。」張無忌歎了口氣,道:「趙姑娘,我求求你,你自個兒走罷。」

其实嘛…从先前吃苦头那儿…就有了放水千里的顺火暖即视感啊!你俩!

咳实际上阿咩在同时怀柔嗯√看前面阿咩篇√


然而最有名的千里送…药梗还没来呢!【真不是大喘气xxxx

祜與陸抗相對,使命交通,抗稱祜之德量,雖樂毅、諸葛孔明不能過也。抗嘗病,祜饋之藥,抗服之無疑心。人多諫抗,抗曰:「羊祜豈鴆人者!」時談以為華元、子反復見於今日。 抗每告其戍曰:「彼專為德,我專為暴,是不戰而自服也。各保分界而已,無求細利。」孫皓聞二境交和,以詰抗。抗曰:「一邑一鄉,不可以無信義,況大國乎!臣不如此,正是彰其德,於祜無傷也。」

这一段亮点太多…我们一点一点来┑( ̄V  ̄)┍


像先前说过的,小鹿用乐毅比阿咩是实在合适的,但是初初看比诸葛孔明就有点…嗯…怪?但是!直到看到了丞相传里的这一句:

每自比於管仲、樂毅,時人莫之許也。

Σ嗯咳…乃们知道一千年后还有哪一对互相比管乐之才么……顺火暖千里追X的戚顾啊!互相放水的始祖啊!!!!!【时间轴给某吃了x

咳咳正经正经!从这一小段看,羊陆之交能比华元子反就丝毫不奇怪。

先搬华元子反的事儿来√

《春秋左氏传·宣公十五年》:宋人惧,使华元夜入楚师,登子反之床,起之曰:“寡君使元以病告,曰:’敝邑易子而食,析骸以爨。虽然,城下之盟,有以国毙,不能从也。去我三十里,唯命是听。’”子反惧,与之盟而告王。退三十里。宋及楚平,华元为质。盟曰:“我无尔诈,尔无我虞。”

其实就是两个打仗的国家因为两个将军一晚的和谐对话x/py交易x和平共处的故事xxxx

说好的正经呢!

其实之所以能有羊陆之交就是因为阿咩和抗儿互相的信任,互相信任对方是个端正的人,不会傻到和作贱到失德辱名。【看某在这都不用正直这个词了√

然而也不仅仅因为这个,当时双方确实也都打不赢。羊祜在西陵受挫,东吴当时本来就有衰微之相,暂时的和平共处对两方都有好处。

而且从斑比后面回孙皓的那一句来说,他是真的蛮懂阿咩的政策也好心意也好。所以啊,即使是计算过后理智的相信,也是配一脸啊!!【等等不知道这是不是就是夏侯太初之于乐毅,等同斑比之于阿咩?

顺火暖乱入——“我从没把你当兄弟/敌人,我把你当知音”


不过咳,阿咩其实也没闲着:

祜缮甲训卒,广为戎备。

至于可比华元子反…不知道登床也有没有类比咳xxxxx不过使命交♂通,登床喂药这脑洞挺萌…?xxxx


祜夜入吴师,登抗之床,起之曰:“闻君染疾,为防使人置鸩,祜特星夜自来馈之。幼节服之乎?”

抗扬手而尽,笑曰:“叔子岂鸩人者!我无尔诈,尔无我虞,何不信也?”


↑某的古文也就这个水平了咳见谅见谅=A=

等等阿咩乃忘了你家你一出去就不活了的徐军司么xxxx

【不过突然发觉某爱的几位貌似都有红拂夜奔x的爱好?比如雪夜访普的二哥,比如数访陆爹的至尊…?

以及,嗯既然左传载了这个…又忍不住开杜元凯小朋友的苦逼脑洞了…翻着文公想到荆州羊陆二人…又虐QAQ

顺手给旁观的暴君孙小混账加个戏:你两到底是来打仗还是来调情的啊!孤要学家祖销案了啊!


然而……剧情一前进到斑比去了之后…

阿咩就完全不一样了…

咸宁年之后,咱们该上表伐吴的上表伐吴,该忽悠阿童来打工的忽悠√

数了一下上表总共三次,果然抗儿不在了…阿咩也就没什么顾忌了么xxxx


TBC 杜武库篇

注:所有未标明的引用皆出自晋书/三国志

评论(3)
热度(75)
  1. 涉喧忙於作死的阿Bell 转载了此文字
  2. 包子墙头太多_本命家住首阳山忙於作死的阿Bell 转载了此文字
    羊公迷妹表示我男神简直完美(`_´)ゞ
  3. 夢泊東吳萬里船忙於作死的阿Bell 转载了此文字
    羊祜就是大写的苏!他是第一个令我动摇了嫁陆逊的心智的人啊!!!(说得好像你可以嫁似的)

© 忙於作死的阿Bel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