忙於作死的阿Bell

近来发觉自己是话唠(T▽T)
人生是十分认真地专注于博爱挑剔与作死。

关于有一个甜甜哒陛下xxx【曹丕/丕植/权丕】

其实是常常看到关于曹家文学好青年二丕x与各种甜甜哒水果的梗,总觉得要统统的收拾/吐槽一番才好~【请叫我勤奋吐槽小天使x】


【首先当然是葡萄√】


二丕爱葡萄基本上众所周知,然而他是不会满足于周知的!x作为文学青年就是要劝江那边儿的也吃葡萄!

中国珍果甚多,且复为说蒲萄。当其朱夏涉秋,尚有余暑,醉酒宿醒,掩露而食。甘而不饴,酸而不脆,冷而不寒,味长汁多,除烦解渴。又酿以为酒,甘于鞠蘖,善醉而易醒。道之固已流涎咽唾,况亲食之邪?南方有桔,酢正裂人牙。时有甜耳。即远方之果,宁有匹者乎?

——《与吴监书》

陛下您列了八种葡萄的好处还不够啊!接着拿江那边儿的桔子做对比啊x二谋你就只有不可与葡萄匹配的桔子吃!口亨x


以为就这样了么!天真!有一个爱吃葡萄的陛下,就有一群爱吃葡萄的臣子啊!

比如用生命在撩汉x的钟士季同学:

魏鍾會《蒲萄賦》曰:美乾道之廣覆兮。佳陽澤之至淳。覽遐方之殊偉兮。無斯果之獨珍。託靈根之玄圃。植昆山之高垠。綠葉蓊鬱。曖若重陰。翳羲和。秀房陸離。混若紫英乘素波。仰承甘液之靈露。下歙豐潤於醴泉。總眾和之淑美。體至氣於自然。珍味允備。與物無儔。清濁外暢。甘旨內遒。滋醳膏潤。入口散流。

我只想说……为什么钟二你写葡萄都能写出滴露着的色气x【入口甘液的脑洞请关一关x不关你信不信我能写葡萄x钟二…等等为什么是葡萄x钟二∑!】


还要带上送了大宝剑x的大侄子荀勖:

晉荀勗《蒲萄賦》曰:靈運宣流。休祥允淑。懿彼秋方。乾元是畜。有蒲萄之珍偉奇。

钟二你看乃大侄子吃葡萄多……端方xxx【休祥允淑跟葡萄真的搭么公曾小朋友……=A=】



【不要以为我魏就只有葡萄了!】

【然后是合时节的龙眼和荔枝~才不会说是因为我爱吃才放在前面x】


然而……二丕乃……

魏文帝詔群臣曰:南方有龍眼荔枝。寧比西國蒲萄石蜜乎。酢且不如中國凡棗味。莫言安邑御棗也。

不喜欢吃龙眼荔枝就算了!还要拿葡萄比一下么!葡萄比不上枣子都比不上么!不过总感觉……二丕乃笔友有点儿什么你都得说一下啊=A=这是什么样的爱x


【然而二谋以为笔友就只是口头吐槽一下么!不!丕儿x就是要给你送点儿去尝尝!】

【其实就是晒干了的蔗糖的石蜜√】


今因赵咨致文马一匹,白鼲子裘一领,石蜜五斛,鳆鱼千枚。

                                                  ——魏文《与孙权书》

嗯…五斛…又到了算数时间了!【激动脸】一斛是一石,一石是十斗,一斗是十升,一升是十合。【晕了没?反正我是晕了√】差不多是六百斤……六百斤石蜜……二谋表示笔友你开心就好,这些孤就分给孤的臣下/小甜心们吧x


【说完石蜜就要说原料!】

【我魏就是喜欢吃甘蔗!】

【又名就是会被甘蔗打断腿看骨科也是要吃!】


魏文帝《典論》曰:常與平虜將軍劉勳奮威鄧展等共飲,宿聞展有手臂,曉五兵,余與論劍良久,謂余言,將軍法非也。求與余對,酒酣耳熱,方食干蔗,便以為杖,下殿數交,三中其臂。左右大笑。

子桓我们说好的典论是文艺理论批评专著呢!夹带私货是什么鬼啊!要酒酣耳热了才吃甘蔗么!吃了还不够还要当作手杖来玩么!【等等二丕你的典论也是送了笔友的吧……权仔:=A=孤就放在案上x】


不过哥哥做了这种事儿,可爱的弟弟怎么能不吐槽x呢~

魏陳王曹植詩曰:都蔗雖甘。杖之必折。

                                   ——《矫志诗》

哥哥你看甘蔗还是甜甜地吃不要玩啊!xxx【阿兄…别…别玩了…啊…会…会断的…嗯…xxxxx】

曲解向就是阿翁你别用甘蔗来打断我俩的腿,甘蔗是会打折了的啊!


以为对甘蔗的爱就到亵玩为止了么!不!作为文艺小青年我们是要作赋的!=A=

感物赋=魏王种甘蔗有感x

丧乱以来,天下城郭丘墟,惟从太仆君宅尚在。南征荆州,还过乡里,舍焉。乃种诸蔗于中庭,涉夏历秋,先盛后衰,悟兴废之无常,慨然永叹,乃作斯赋。

伊阳春之散节,悟乾坤之交灵。

瞻玄云之蓊郁,仰沉阴之杳冥。

降甘雨之丰霈,垂长溜之泠泠。

掘中堂而为圃,植诸蔗于前庭。

涉炎夏而既盛,迄凛秋而将衰。

岂在斯之独然,信人物其有之。

种甘蔗都能种出世事无常的怨妇感在下也是叹服了……陛下为人君当不以物喜,不以己悲也。【范文正公版税某等会儿烧给你x】



【甜如蜜~饴蜜篇】

其实这个是西蜀的蜜为什么二丕乃也要同朝臣说一说…陛下…您不会…也想效仿吧 ∑(っ °Д ° )っ

《与朝臣诏》载:“新城孟太守道,蜀睹豚鸡骛味皆淡,故蜀人作食,喜着饴蜜。”

这个口味太动人TAT真的无法想象甜如蜜的猪肉鸡肉啊!果真我这辈子就是入不了蜀厨了么!x


【就是吃橘子也要亏笔友的文帝x】

【来自热得好想在雪地里吃橘子的我TAT】


亏江那边绝不能自己一个人的陛下:

魏文帝詔群臣曰:飲食之物,南方有橘。酢正裂人牙。時有甜耳。

酸得裂牙二丕你吃的真的是橘子么TAT别是二谋不高兴送成了枳了吧…

不过陛下您这傲娇的小样子啊~这橘子,是偶尔,偶尔才有甜的啦!!x


陈王殿下自然也是要排排坐一起吃橘子的√

賦 魏陳王曹植橘賦曰:有朱橘之珍樹。于鶉火之遐鄉。稟太陽之烈氣。嘉杲日之休光。體天然之素分。不遷徙於殊方。播萬里而遙植。列銅爵之園庭。背江川之煖氣。處玄朔之肅清。邦換壤殊。爰用喪生。處彼不雕。在此先零。仰凱風以傾葉。冀炎氣之可懷。颺鳴條以流響。晞越鳥之來栖。

讲道理,为什么调子到这里就开始虐了……“背江川之煖氣。處玄朔之肅清。邦換壤殊。爰用喪生。處彼不雕。在此先零。”子建TAT在这儿你也是不凋零的啊TAT前面写橘子“稟太陽之烈氣。嘉杲日之休光。”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子建是在写自己…就是身有长才,可惜……时间地点人物都不对吧……说好的欢脱,后面怎么就虐呢TAT


请让我们前进到收集小天使张华~【对这个是西晋√我夹带西晋应该已经不奇怪了?毫无悔改之心x】

張華詩曰:橘生湘水側。菲陋人莫傳。逢君金華宴。得在玉机前。

陛下你看!明明别人还是很珍爱橘子的!x

【魏王:那是那小子没见过葡萄石蜜!】

【某:陛下…人家是博物家…虽然早年可能…放羊嗯…】


然而接下来这个就难道真的是没见过橘子么?!我是不信的啊!

陆绩怀橘=A=

吳志曰:陸績年六歲。於九江見袁術。術出橘。績懷三枚去。拜辭墮地。術謂曰:陸郎作賓客而懷橘乎。績跪答曰:欲歸遺母。術大奇之。

简单地说就是袁公路招待六岁的公纪吃橘子,公纪吃了还揣三只回去给他娘=A=陆老爹是亏待你了么公纪=A=【居然直觉是权仔你是不是亏待臣下了!至尊:赶紧地给孤淹江里溺毙了!什么锅孤都要背么!孤那时候还在吴郡和义封做同学结恩爱呢!摔!】


【接下来是又开始卖安利的魏王√】

【梨子梨子梨子~】


魏文詔曰:真定郡梨。甘若蜜,脆若淩,可以解煩飴。

(《艺文类聚》八十六,《御览》九百六十九,《大观本草》二十三)

陛下咱们卖安利果然是只能卖本国的啊…【真定郡在常山内,魏国属地。】

【以后看陛下烦躁的时候就要递梨子/拿笔记下x】


然而世子你看曹老板啊!

【虽然《曹瞒传》是东吴某君写黑料,但是架不住是黑粉段子手啊实在逗。哪天拎出来单独码√又立flag了不是→_→】

曹瞞傳曰:王自漢中至洛陽。起建始殿。使工蘇越。徙美梨。掘之。根盡血出。越白狀。王躬自視之。以為不祥。還遂寢疾。

等等这是老板看到挖梨子就病了∑?!果然曹家从老板开始就有对花/梨子垂泪而忧以致病的基因了么?!xxx大谬


【卖完安利的柿子表示吃水果要带着小伙伴!】


这是回忆年轻时和基友一起吃李子~

浮瓜沉李啊~

每念昔日南皮之游,诚不可忘。既妙思六经,逍遥百氏;弹棋闲设,终以六博,高谈娱心,哀筝顺耳。驰骋北场,旅食南馆,浮甘瓜于清泉,沈朱李于寒水。白日既匿,继以朗月,同乘并载,以游后园,舆轮徐动,参从无声,清风夜起,悲笳微吟,乐往哀来,怆然伤怀。余顾而言,斯乐难常,足下之徒,咸以为然。今果分别,各在一方。

——《与朝歌令吴质书》

这是二丕送别基友吴季重写的TAT这真心回忆杀玩得好啊!不忘年少时你我游乐于山水间,瓜李都先浸冷水来消暑~然而…怆然伤怀啊要各在一方惹TAT丕好忧伤季重乃不要走【写!文!要!学!习!x】

【以及外边温度动人的我表示也要浮瓜沉李啊!沉李都可以不用!有冰的西瓜就好TATx】


【怎么能只有基友!要带着弟弟!!】

【曹家之冬柰】


魏曹植謝柰表曰:即夕。殿中宣詔。賜臣冬柰。詔使溫啖。夜非食時。而賜見及。奈以夏熟。今則冬至。物以非時為珍。恩以絕口為厚。非臣等所宜荷之。


这里要先多谢 @no curtain call 的指出。我先前一直记错成是子建和二丕然而不是的!是儿砸明帝曹叡时候写的!

《報陳王植等詔》:此柰從梁州來,道里既遠,又東來轉暖,故柰中變色不佳爾。

咳既然报陈王了嗯…那陛下就已经咳…我先前时代混乱TAT致歉

不过同样的啊!

元仲乃大晚上的宣你叔叔过去真的只是赏冬柰给他么!本来柰就难得了变色了不好了还得送?还得冬天来!还得晚上来!你看被吐槽了吧“夜非食時”还“非臣等所宜荷之”等等……臣不好负荷…负荷…元仲乃真不怕被天上的老豆用甘蔗打断腿么!xxx



【最后】

其实写水果写了这么多也是真心佩服我自己咳x【你够!】

然而你以为就这样了么!不!在二丕你魏吃水果这么开心的时候!


吳志曰:步騭避難江南。單身窮困。種瓜自給。

你看江对面的步丞相吃瓜都要自己种啊!做个安静吃瓜群众容易么!


评论(6)
热度(175)

© 忙於作死的阿Bel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