忙於作死的阿Bell

近来发觉自己是话唠(T▽T)
人生是十分认真地专注于博爱挑剔与作死。

关于一秒改变人物形象与遗传学的准确性x【钟繇/钟毓/钟会】

这个算是很早之前的了√正好整理翻到。并不是什么新东西咳

清人钟瑶【常有误以为是钟爹自写的,但是内容这个……根本就不可能是钟爹写的=A=】写钟爹年少时候的事情…看完之后,嗯又是新的一天天气真好x

具体是这么来的┑( ̄w  ̄)┍

魏鐘繇少時,隨劉勝入抱犢山學書三年,還與太祖、邯鄲淳、韋誕、孫子荊、關枇杷等議用筆法。繇忽見蔡伯喈筆法於韋誕坐上,自捶胸三日,其胸盡青,因嘔血。太祖以五靈丹救之,乃活。繇苦求不與。及誕死,繇陰令人盜開其墓,遂得之,故知多力豐筋者聖,無力無筋者病,一一從其消息而用之,由是更妙。

钟爹学蔡中郎算是众所周知,但是……“自捶胸三日,其胸盡青,因嘔血”等等啊!钟爹我们说好的规矩可则呢,说好的端方呢,说好的“每有所行,反覆思惟”呢!捶胸三天到吐血这个比较像是乃儿砸会做的事儿啊钟爹TAT

然而一哭二闹三捶胸xx不管用之后,钟爹乃挖坟去了啊TAT挖坟啊为什么啊TAT我造魏晋时候这事儿多,但是这作风妥妥中二感,遗传学诚不欺我/(ㄒoㄒ)/

接着…就适合开钟家骨科的脑洞了┑( ̄V  ̄)┍

繇曰:「豈知用筆而為佳也。故用筆者天也,流美者地也。非凡庸所知。」臨死,乃從囊中出以授其子會,諭曰:「吾精思學書三十年,讀他法未終盡,後學其用筆。若與人居,畫地廣數步,臥畫被穿過表,如廁終日忘歸。每見萬類,皆畫像之。」

于是这帖子临死在床边给了钟二【对后面那些被子啦如厕的我们就是要跳过!】…等等∑钟二那时候才五六岁?!果真追星x追汉子x要从小抓起xxxx大谬。会儿,你以后撩汉子的劲头要学阿翁啊_(:з」∠)_!xxx论遗传学的美妙?

顺手求一下钟大哥的心理阴影面积√我家阿翁这帖子临了了传给一还不经事的小儿都不传给我[暗暗握拳]毓要黑化xxx

不过稚叔乃那句“挟术难保”现在看来妥妥的“我爹没有把中二基因传给我我只好跟隔壁司马老王吐槽一下我家弟弟”的即视感=A=

最后这个…实在看着像是后人瞎掰的啊╮(╯_╰)╭【我造是我个人多少希望是瞎掰的!请任性地成全钟爹在我心中端方的形象!】


评论(2)
热度(10)

© 忙於作死的阿Bel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