忙於作死的阿Bell

近来发觉自己是话唠(T▽T)
人生是十分认真地专注于博爱挑剔与作死。

【直芥】盒子内

*志贺直哉 x 芥川龙之介(虽然。

*这是一个单人模组跑团的记录,模组名称为:盒子内,作者为SORA。其中为了符合文炼设定,进行了较大的魔改。

*PC为 @殊颖横斜 。因为PC是新手,本着为了故事发展什么都可以牺牲的原则,其中KP有大量放水及房规。(其中骚操作略多,慎)

*原本是想来当粮吃……然而……………莫名其妙两人都OOC感颇为严重……慎点慎点((((

*KP以大量手癌闻名。见谅(

————————————————————————————


KP  15:58:23

一些声音把你吵醒了,你眼前出现的是一面白色水泥所建构而成的天花板。


KP  15:58:37

白花花的光管开始刺激你干燥的双眼,你慢慢环固四周,
你正在一间公共病房角落的床铺之上,看上去一切十分整洁。


志贺直哉  15:59:08

???


志贺直哉  15:59:15

这是……什么地方?


志贺直哉  15:59:42

【左顾右盼,检查自己身上


KP  16:00:20

你看到自己身上穿着条纹病号服,周围是如下的场景


KP  16:00:26

[图片]


志贺直哉  16:01:03

……没有别人吗?喂!有人吗?!


KP  16:01:36

你看到周围有一班的医护人员。一班护理人员正在把一个小女孩锁上一个轮椅之上。


志贺直哉  16:02:00

喂!你们干什么!怎么可以这么对待孩子!


KP  16:02:19

小女孩并没有反抗,她只是注视着已经醒过来的你。


KP  16:02:41

医护人员慢慢把小女孩推出公共病房,而你眼光随着小女孩的行踪,你看见到一度厚重的栏栅正正把公共病房和外面分格起来,而你们的一举一行都被墙上的监控镜头与栏栅外的护理人员监察着。


志贺直哉  16:04:41

……这什么鬼?!你们来个人啊!你!是医生?我怎么了?


志贺直哉  16:04:56

【随手指着一个穿白大褂的人


KP  16:05:47

医护人员并没有回答你。除了你和先前的小女孩与医护人员,公共病房的床位上还有其他住客。


KP  16:06:04

最重要的是,你想不起任何你自己的事及你为什么会在这个地方。医护人员似乎也没有想要回答你的意愿。


志贺直哉  16:09:22

【低头看了病号服,觉得这应该是个医院】既然是医院,那这里怕是病房?就我一个人?不会吧?【往四周看有没有别人


KP  16:09:53

除了你之外,公共病房里还有一个女人和一个男性老人家。


志贺直哉  16:11:34

想了一会,怕女人会被吓到,决定先跟老人家套个近乎】老人家,您好?


KP  16:12:52

这是一个看起来穿着贵价白色西装的老人家。看着他你感觉到一种莫名的亲切感。当他意识到你的醒来,他对你露出一个微笑。


KP  16:13:03

 老人:早安啊,我的孩子,你睡的可好?


志贺直哉  16:15:34

看到老人家对我有反应,而且挺友好的,放下心来】嗨,挺好的吧,您是来探望谁吗?【没穿病号服,那就不是病人吧?顺便瞄了一眼那个女人,很好还没走


KP  16:17:06

老人:并不是的,我的孩子。(你认为他是一个经常笑的老人,但现在看起来,他眼神中有一丝忧愁,并抱着一个和他衣着不配合的老旧紫檀盒子。)


志贺直哉  16:18:56

………………诶?您会住在这里吗?那么…………【看向那个女子】那位女士是来看您的吗?


KP  16:20:31

老人:是的,我会住在这里。至于那位女士…… ….她所承受的是最重的,她认为她必须去承受。

志贺直哉  16:21:51

【小声嘀咕】合着都是病人?那怎么就我穿着病号服啊?【抬头微笑】您……还有她……看起来都挺精神啊……为什么要住在医院里呢?


KP  16:23:24

老人家 : 我在这里已经住得太久了,久到连名字都已经记不起了。(你看到老人朝你微笑)我想可能和你一样,我心里已经不愿意再记起了吧。


志贺直哉  16:25:41

【闻言一惊,听他提及名字,就想自己还没自我介绍,然后……糟糕我叫什么?!想不起来?!随机瞠目结舌】我……我……我叫什么?【有些崩溃地抓住自己的头发】


志贺直哉  16:26:16

.rd

It is Dicebot  16:26:16

 * 志贺直哉投掷  : 1d100 = 65


KP  16:27:42

老人:我的孩子,如果你记不起这个名字的话,很可能这是你不愿记起的事吧。记不起你就不会再受伤。这样不好么?


志贺直哉  16:30:19

抬头看向老人家的眼睛】记不起就要一直呆在这里吧?!我才不要啊!您……也是因为记不起来才一直呆在这里的吧?您不想离开吗?【看向另一边的那个女子】这位小姐,您……也记不起来吗?


KP  16:31:11

老人:在这里又有什么不好呢?放心吧,这里已经是你的家,你已经到家了。


KP  16:32:24

那个女人发现到你想要与她谈话并与她视野交接时,她快速生硬地把先前一直注视着你的视线移开。


志贺直哉  16:34:39

不……不可能的……怎么会有人愿意把这种地方当家里!【所以我之前不在这里的话,那我在哪?我又怎么到的这里???脑子里乱糟糟什么都想不起来,有些挫败地决定不想了,转而对着那个女子发问】小姐,您知不知道我怎么来的?


KP  16:37:37

那个女人抱着曲起的双腿,好像生怕被你发现一般。当你向她问话时,她并没有回答你的话,只是一边拿眼角望着你,一边颤抖着抱着双臂缩得更紧了。你总觉得她似乎是在怕你把她撕成两半。

志贺直哉  16:40:12

不是吧……【虽然这个女人拒绝交谈并且一副非常戒备的样子,但是直觉她肯定知道些什么,难道是因为有监控所以不能说吗?于是转向那个老者】我们……说什么做什么……是不是,都被人看着?【悄悄伸手指指上面的监控


KP  16:41:24

老人家:是的,我的孩子。我们的一举一动都被人看着。但是不要害怕,你很安全,这里已经是你的家了。你不会受伤的。


志贺直哉  16:43:56

这明明是看管犯人吧!谁家正常的装监控啊!这到底是什么医院?!【话问出口,其实心里已经有了答案,背上升起一股寒意,难道就不能出去了?不行我一定要想办法出去,在出去之前还得搞清楚我是什么人】


KP  16:44:41

老人家:并不是的,我的孩子。你终有一天会明白的。


志贺直哉  16:45:40

.rd

It is Dicebot  16:45:40

 * 志贺直哉投掷  : 1d100 = 1


KP  16:48:39

突然,病房面前的栅栏传出了开门声。你此时望见老人下意识地护紧了手上的旧盒子。你依稀想起,似乎这样老掉牙的紫檀木盒子总是用来装一些拥有者十分珍重的事务。


志贺直哉  16:54:00

【抬手把鬓角的头发别到耳后,摸到自己耳朵上光溜溜的没东西,觉得有些不对,一捏耳垂发现有耳洞】啧?我原来带着耳钉的吧?怎么没有了?【检查全身发现一件配饰也无,虽然原来有没有也不记得,但总觉得不应该,若是所有东西都被收走,那么老人家这个盒子又是怎么留着的?】诶老人家,您一直抱着这个,想必很重要了。即使忘记了名字也记得它的存在吗?


KP  16:57:01

老人家:是的啊……我想是即使忘掉名字都要记得的存在,但是大家似乎都没有办法再打开它了。瞧,它的锁都已经有点生锈了。(此时病房门前的栅栏完全开启,几位身穿白衣、神情冷漠的护理人员推着一架带有束缚皮带的轮椅走了过来。老人见了,依旧是微笑着同你说)去吧我的孩子。这是你的时间了,你会做得很好的。


志贺直哉  17:00:49

???这是要带干嘛?【看着这个轮椅觉得有些熟悉,但是它上面的锁实在看得瘆人,非常不想去,但是想到这种医院想来不是来跟你讲道理的,反抗也没用,也就十分不情不愿地挪过去。】我还会回到这里来吗?还会见到您吗?


KP  17:02:54

老人:或许会的,或许不会。但是请相信,不论怎样,我都是和你在一起的。


志贺直哉  17:03:50

期期艾艾地看着老人】那么,如果再见的话,您可以告诉我它有多重要吗?


KP  17:09:15

老人:不用我告诉你的,我的孩子。你会明白它有多重要的。祝你好运。(在你被医护人员推出病房时,隔着门冰冷的铁质栅栏,你的余光见到老人水蓝色的眼中似乎泛上了水色,但是这样似乎与老人唇角的微笑又有几分矛盾。几乎那微微勾起唇角微笑只是那位老人在良好教养下培养出来的伪装而已。)


KP  17:10:20

轮椅的束带被系得很紧,你在轮椅上动弹不得。医护人员将你推出了房间,经过大堂,就被推入了医生办公室。


KP  17:11:39

这是一间满是书和文件夹的办公室,室内墙上挂着大大小小的的艺术品。你的轮椅被推向医生办公桌的前方,医护人员就站在你的身后两侧。医生远远地望着你。


志贺直哉  17:15:16

……不给我解开吗?有人看着还要磅那么紧……【往四周打量,觉得这都不像是个医生办公室,倒是像个艺术家的。想来这文件夹里会有自己的资料,要是能看就好了】


志贺直哉  17:16:08

.rd 侦查

It is Dicebot  17:16:08

 * 志贺直哉投掷侦查 : 1d100 = 81


KP  17:19:13

(你看到墙上的画,似乎是文人画,但是出了觉得这画瞧着熟悉,并没有看到画上任何的有用信息。墙上还有一个好像损坏了的钟。就在你四处张望的时候,医生开口了。和普通医生不同的是,他的语调在你听来实在是冷冰冰地,好像从很远的地方传过来一样。)


KP  17:19:25

医生:你有没有感觉到不正常?


志贺直哉  17:21:28

不正常的太多了,你说哪方面?我不正常还是这里不正常?【没好气地回答着,一边看着医生的表情和墙上的东西】那个钟都不走了,挂着干嘛?


志贺直哉  17:21:55

.rd 侦查

It is Dicebot  17:21:55

 * 志贺直哉投掷侦查 : 1d100 = 17


KP  17:23:39

(你往墙上仔细看着,那个已经停走的钟似乎停在了4点58分)


志贺直哉  17:24:07

.rd sc

It is Dicebot  17:24:07

 * 志贺直哉投掷 sc : 1d100 = 57


KP  17:24:49

(医生并没有回答你的问题,只是拿着笔在他面前的文件夹中记录着什么。你只听他又问道)你有想起任何的以前的事情吗?


志贺直哉  17:26:08

听了他的话开始冥思苦想,然而连自己叫什么都想不起来,脑子一片浆糊,只能认命地抬头】想不起来,你好歹告诉我,我叫什么?


KP  17:27:52

(医生依旧没有回答你的问题,你只能看到他跟先前一样,在纸上写下文字。医生的脸上没有因为你的问话有一丝的波动,只是安然写着。待他放下笔,医生接着问)你知道自己在进行治疗吗?

志贺直哉  17:29:47

……我现在知道了。【一脸无语,不然我也想不出在这儿干啥了,抬头看向那个钟,分针似乎还是一点都没走,就像这里的时间凝固了一样,让人觉得压抑】


志贺直哉  17:30:36

.rd sc

It is Dicebot  17:30:36

 * 志贺直哉投掷 sc : 1d100 = 36


KP  17:32:17

(在你望着那一座停走的钟的时候,你耳边似乎听到齿轮转动的声响。一下、一下、一下、一下……到了最后似乎与你的心跳声融合到了一起。)


志贺直哉  17:32:43

.rd sc

It is Dicebot  17:32:43

 * 志贺直哉投掷 sc : 1d100 = 33


KP  17:35:28

(医生好像没有看到你面上的表情,只是在文件夹的纸页上写着。但是奇怪的是你却听不见笔与纸张划动的声音,只听见一下又一下的齿轮转动声,仿佛眼前也有齿轮转动起来。你听到医生又问)你知道你患有严重的精神病吗?


志贺直哉  17:37:18

……我现在知道了,毕竟我什么都想不起来。【只有在医生和自己说话的时候,齿轮的声音才勉强被盖下去,然后我们一闭嘴它就继续出现】


KP  17:39:35

(医生也没有理会你这样的回答,只是在纸上简短地写完之后又近乎机械地问着下一个问题)你有察觉到你的病情吗?


志贺直哉  17:44:12

我要怎么察觉??就算以前有察觉也忘了吧……【所以我是自己进来的???不会吧。话音一落那恼人的齿轮转动声又响了起来,只有我一个人听得见?】那个……你们这有什么机器在运转吗?有齿轮卡壳儿的声音……


KP  17:46:54

(在你还未说完话的时候,医生就低下头开始写着。听着你这样的问话,他也好像没有听到一般,只继续写着。)


志贺直哉  17:51:15

……拜托病人也有知情权的吧……这样晾着什么都不让我知道真的好吗……等等,你说这不正常,不正常的是……这个钟和齿轮声音???

志贺直哉  17:54:40

【伸长脖子看医生写了什么】


志贺直哉  17:54:51

.rd 侦查

It is Dicebot  17:54:51

 * 志贺直哉投掷侦查 : 1d100 = 12


KP  17:56:20

(你伸长了脖子,但是医生的字迹太过潦草。然而你却看见医生的桌子上堆满了信和纸条。信与纸条似乎都是用你不知道的语言写成。唯有一首诗你好像看得懂。)


志贺直哉  17:56:34

.rd 英语

It is Dicebot  17:56:34

 * 志贺直哉投掷英语 : 1d100 = 56


KP  17:57:30

(你定睛仔细看着那一首诗歌)

Children yet, the tale to hear,游船孩童还在想,
Eager eye and willing ear,眼睛愿看耳朵竖,
Lovingly shall nestle near.想要挤着听人讲。

In a Wonderland they lie,奇境只在梦裹游,
Dreaming as the days go by,梦里开心梦里忧,
Dreaming as the summers die: 梦里岁月梦里流。

Ever drifting down the stream--境里境外流水过--
Lingering in the golden gleam--恋着钭阳看着落--
Life, what is it but a dream?人生如梦是不错。


志贺直哉  17:57:52

.rd sc

It is Dicebot  17:57:52

 * 志贺直哉投掷 sc : 1d100 = 21


志贺直哉  17:59:55

.rd 灵感

It is Dicebot  17:59:55

 * 志贺直哉投掷灵感 : 1d100 = 89


KP  18:01:13

(在你专心致志地阅读着这首诗的时候,医生又开口了)那是你的药。(这时候站立在门口的护理人员走过去拿起了一个小型塑料杯并开始把你推出房间)


KP  18:02:48

(你被医护人员推入了检查站。医护人员把你的束缚松开,并把小型塑料杯递给了你)

医护人员:吃掉。


志贺直哉  18:08:11

亏得那是胶囊还能压在舌头底下,不然怕是要苦死,仰脖灌下水,对着医务人员】能不能再给我一杯水?


KP  18:08:51

.rh 1d100

It is Dicebot  18:08:52

 * KP 投了一把隐形骰子你们这些笨蛋是看不见的

KP  18:11:02

(医护人员在医院已经工作了许多年,对于病人藏药的伎俩早就滚瓜烂熟。只见一医护人员掰开了你的嘴,将胶囊拿出,并再给你了几片同样的。依旧是机械化的要你吃掉。)


志贺直哉  18:11:46

……【吃就吃吧……一颗药还不至于要我死】


志贺直哉  18:12:04

.rd sc

It is Dicebot  18:12:04

 * 志贺直哉投掷 sc : 1d100 = 19

志贺直哉  18:13:14

.r 1d10

It is Dicebot  18:13:14

 * 志贺直哉投掷  : 1d10 = 5

志贺直哉  18:15:38

.r 1d10

It is Dicebot  18:15:38

 * 志贺直哉投掷  : 1d10 = 4

KP  18:22:34

(你服药后感觉到一阵天旋地转。你原本平稳的呼吸突然停了下来,就好像一阵莫名的风把你身体中的一部份给抽走了。你的口鼻抽不上气,肺里仅余下的氧气,随着你的心跳和耳边咔哒咔哒的齿轮声,一点一点被抽走。

(所幸这种感觉不是持续了很长时间,过了一会你又重新呼吸起来,感觉就好像刚刚跑了很久很久一样。)


KP  18:25:10

(与此同时,你在喘上气儿来的时候,突然觉得先前遇见的那一位老人是你生命中极为重要的人。但是偏偏你左思右想,因为失忆的缘故,你就是想不起来为何他是你重要的人,只知道……就像老人手里的紫檀木旧盒子一样,他是重要的。)


KP  18:26:02

(然而你身边的医护人员好像察觉不到你的不息,只是把你连同轮椅推进内室。你慢慢经过了走廊之外,感觉到水泥墙再轻轻一拍一拍的震动。又听到走廊中的一间房传出一些怪声,只是医护人员好像也完全感觉不到异样…)


志贺直哉  18:29:27

这是什么见鬼药片……【尽管大口呼吸还是觉得有些缺氧】我会回到原先那个病床吗?那个老人家……【从未如此期待过再见到,虽然不知道要问他什么……那个紫檀木的盒子,到底有多重要呢。


志贺直哉  18:32:54

【这里没有齿轮的声音,但是刚才经过的房间有些声音让人不得不在意起来,不是吵,而是暗流涌动的奇怪感觉】


志贺直哉  18:33:06

.rd 聆听

It is Dicebot  18:33:06

 * 志贺直哉投掷聆听 : 1d100 = 45


KP  18:33:42

(你听到了如下的声音)

KP  18:34:23

[文件]


志贺直哉  18:36:09

.rd sc

It is Dicebot  18:36:09

 * 志贺直哉投掷 sc : 1d100 = 30


志贺直哉  18:39:19

?!!!【这声音仿佛是一个咆哮的熊在拆家伙,想到医院里住着这样的人,不由得为自己的安全担心了一下,然而看看旁边的医护人员一脸淡定,想到有监控,应该不会有什么事吧?转而黑暗地想到,它要是真能把这医院拆了,自己估计还得感谢它。】


KP  18:40:38

(在这种微微的声响下,你被带到一间广阔的房间。)

(这是一间病人的活动室,医护人员只守在门口。一进门你就看见先前你期待看见的老人家正在这里自己下棋,他仿佛知道你要来似的,正热切地看着你。)


志贺直哉  18:46:47

看到这老者的眼神,似乎更加确认了他对自己的重要性,赶着走过去,坐在他对面】您也在这儿!真好,我就知道会再见的。


KP  18:49:50

(老人望着你,水蓝色的眼镜泛上笑容。他将棋盘推到了你与他中间,问你说道)我一直与你在一起的,我的孩子。下西洋棋吗?


志贺直哉  18:53:10

嗯我很想……但是我不记得自己会不会下棋了,您能教我吗?不然陪您玩别的也许可以。【一脸抱歉地跟他解释,又很期待能和他多一些交流的机会】


KP  18:55:21

(老人点了点头,并向你仔细地叙述着象棋的规则。)


志贺直哉  18:55:43

.rd 智力

It is Dicebot  18:55:43

 * 志贺直哉投掷智力 : 1d100 = 70


KP  18:57:20

(在老人家的几句话中,你就明白了西洋棋的规则。)

(你与老人开始下棋,但是隐隐约约地你感觉到了古怪。)


志贺直哉  18:57:31

.rd sc

It is Dicebot  18:57:32

 * 志贺直哉投掷 sc : 1d100 = 37


KP  18:58:45

(你渐渐明白了这样古怪感觉的原因。老人家好像完全读通你的思想,你亦知道他什么时候在放水。这样的一盘棋,你总觉得并不是在对弈,而是在被安抚着。)


志贺直哉  19:02:59

【因为发现下棋过程的不对劲,犹疑地抬头看向老人家的眼睛,尽管可以察觉到他似乎是好意,但是他给自己的感觉一点都不像是个在这的病人,呸!难道自己就是了?仔细一想自己的失忆还真是……不过对老人强烈的依赖心已经变成了好奇心,别的不说,直觉他一定也是在等我】


志贺直哉  19:03:50

.rd 灵感

It is Dicebot  19:03:50

 * 志贺直哉投掷灵感 : 1d100 = 67


KP  19:07:43

(在你记忆中隐隐约约地浮现出这样的水蓝色眼瞳,曾几何时你也曾与人一道下棋。对方是个极聪明的人,虽然好像只在书里读过西洋棋,但是在你的教学之下,也是几句话就学会了。但是你俩下起棋来,你却记起自己十分迁就他,然而他却察觉出来你的迁就,面上隐隐透出不悦,却又被他压下。)


KP  19:08:58

(老人回望着你,笑着摇了摇头,将棋子一个个地收好放回棋盘中。)


志贺直哉  19:13:55

【在无知无觉的情况下,自己沉浸在模糊的回忆里,直到吐出一口憋了许久的气,才惊觉自己发了许久的呆,面前的棋子都不知何时被收拾起来了。只有老人家水蓝色的眼睛还望着自己,刚想道歉却发现自己的喉咙发哽,于是带着浓重的鼻音道了一声抱歉,吸吸鼻子压下冲上脑门的酸楚之意】


志贺直哉  19:14:17

.rd sc

It is Dicebot  19:14:17

 * 志贺直哉投掷 sc : 1d100 = 86

志贺直哉  19:14:31

.r 1d3

It is Dicebot  19:14:31

 * 志贺直哉投掷  : 1d3 = 1


KP  19:17:32

(老人含笑着摇了摇头,他就这样望着你,也并没有搭话。良久,他拄着拐杖起身,揉了揉你的发顶,就走出了活动室。)


志贺直哉  19:17:57

.rd 灵感

It is Dicebot  19:17:57

 * 志贺直哉投掷灵感 : 1d100 = 18


KP  19:19:49

(你就这样茫然地望着老人远去。似乎在这之前,你也对别人做出过这样的动作。当时你还很庆幸那人是坐着,不然他较你要高了几公分,你也无法揉到他的头发。)


志贺直哉  19:22:18

老人走了之后,自己在活动室百无聊赖,从自己的情绪中脱出以后,就打量起周围来】


志贺直哉  19:22:51

.rd 侦查

It is Dicebot  19:22:51

 * 志贺直哉投掷侦查 : 1d100 = 67


KP  19:24:15

(你看见活动室的留声机里正放着一首桃乐丝唱着的Over the Rainbow。再进入一点就可以看见儿童阁,那个比你早被带走的小女孩正在这里坐在地上看书。小女孩被一片儿童故事书所包围着,她正在出神的看着一本厚厚的书。)


志贺直哉  19:29:55

听着over the rainbow突然想起医生桌上那首奇怪的诗来,儿童阁里的女孩就好像那首诗里一样活在梦里,虽然不想打扰她的美梦,但是还是被她和她手里的书引发了好奇心,一个在这种地方如此镇定的孩子,会看什么书呢。走过去在那个女孩不远处蹲下身】小妹妹,你在看什么书?介意给我看一下封面吗?


志贺直哉  19:35:25

.rd 侦查

It is Dicebot  19:35:26

 * 志贺直哉投掷侦查 : 1d100 = 24


KP  19:38:27

(你眼看着的是一个沉静的小女孩,你有种奇怪的想法,你认为女孩本应是到处跑跑跳跳,充满好奇心的小孩,但是这个小女孩见到你却依旧十分安定地看着书。她看了你一眼,并没有回答你的问题,只偏着头问你)你还在挖那个兔子洞吗? 豺狼已经吃掉了老婆婆,但猎人还在黑暗森林迷失着。


志贺直哉  19:44:23

????【听着小女孩前言不搭后语的回答,似乎有点明白她为什么会在这里,但是还是顺着她的话看了看她身边的童话书,大概是把看过的书里的东西糅合在一起了吧?可是这些情节似乎也奇怪了点,不像是给孩子看的,难道她看到了什么奇怪的事情?】


KP  19:46:04

(小女孩周围散落的童话书有小美人鱼、白雪公主、蜘蛛丝、竹取公主、浦岛太郎、牛郎织女等等)


志贺直哉  19:48:58

一眼看到蜘蛛丝,就着了魔一样伸出手去拿这本书,拿到手里才想起对那个女孩说】我能拿走这本书吗?


志贺直哉  19:49:42

.rd sc

It is Dicebot  19:49:42

 * 志贺直哉投掷 sc : 1d100 = 5


KP  19:52:15

(小女孩摇了摇头,她幼圆的眼中透出哀痛的神色。照理说在这个年纪的小女孩是不应该有这样复杂和痛苦的情绪,但是你却看的十分真切。)不能的。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志贺直哉  19:54:20

……【想到那个莫名其妙的问题,顿时还是有些无力,只能随便回答一下】我没有挖兔子洞,兔子会自己挖。所以我可以带走这本书了吗?不带走也可以,我就在这里看。


KP  19:56:12

(小女孩感觉出来了你的敷衍,嘟起了嘴)不可以!你要先回答我的问题!


志贺直哉  20:01:15

那么……需要你告诉我,是哪个兔子洞?在哪里?我生病了,想不起来是哪一个,你得提醒我。【叹了口气,这可是比珍珠还真的真话……


KP  20:04:06

那我同你说!(小女孩指了指地上打开一半的小红帽)老婆婆被豺狼吃掉了,小红帽还在森林里。猎人也在森林里。爱丽丝也在森林里。大家都在森林里……会有一个善良的人挖通兔子洞来救他们的。


志贺直哉  20:09:49

小红帽,爱丽丝,猎人在森林里等待挖通的兔子洞?你是说……【向她做了一个口型】我们?等等,那个挖兔子洞的人是我吗?还是……有别人也在挖?【所以我是不是第一次来这里?!


KP  20:12:01

是你哟。(小女孩对你笑笑,你在这医院的四面白墙里感受到了一丝温暖,仿佛是希望吧?但小女孩很快地就低下头看原先的那一本书去了。)


志贺直哉  20:20:08

等一下……你之前,见过我?【管它什么兔子洞,要是她见过我,那我就一定不是第一次来了


KP  20:24:04

(小女孩仔细读着书页,并没有抬头看你,只说道)知道昨天的自己毫无用处,因为过去的你和今天已经有所不同了。


志贺直哉  20:26:28

……说的也是【什么鬼我竟然被一个小娃娃教育了!可是这个女孩一定知道得很多。】可是今天的我,该做什么呢……那个兔子洞,即使挖完了,也得让大家知道它在哪才能救他们吧。


KP  20:30:32

(小女孩点了点头,她似乎是读完了这一页,便将书页翻过。她抬头看了看你,似乎有些期待,似乎有些不解)那你知道兔子洞要挖去哪里吗?


志贺直哉  20:35:02

内心os:如果我知道挖去哪里,我还至于在这里吗?!却是对她不敢掉以轻心】要看小红帽爱丽丝他们想去哪里。森林太大,光靠一个兔子挖不完洞,要小红帽爱丽丝和猎人帮兔子一起挖才行。

KP  20:44:59

(小女孩发出了轻巧的笑声,好像你说了什么有趣的事情。她回你说)如果你不知道要去哪里的话,那么去哪儿都是一样的哟。处处为家,处处家。


志贺直哉  20:47:41

又来了,和那个老人一样,把这里当做家。】森林永远都是森林,不会变成家的,不然小红帽和爱丽丝为什么要期待兔子挖洞呢。小妹妹,你告诉我,我是谁?你又是谁?


KP  20:49:09

(小女孩托着下颌,看着你眨了眨眼睛,似乎记不住这么长的句子,她将书抱在了怀中)我不要告诉你。你先告诉我你是谁?


志贺直哉  20:51:04

【我是谁?我要是知道就好了……一脸苦笑】我就是忘了我是谁才这么困扰,不然也许洞都挖好了。


KP  20:55:39

(小女孩看着你脸上的表情,走过来拍了拍你的头,安慰你道)不要担心呀,就像我刚才说的,过去的你和今天已经有所不同了,忘了也就忘了。不过在困扰的时候,若能一直坚持忍耐着,那走出那种状态的日子肯定会到来。


志贺直哉  21:02:18

真是难为你了,明明才那么小,还要安慰我这个没有过去的大人呢。我想……兔子一定会坚持不懈地挖洞,只要小红帽和爱丽丝还有猎人能帮他找的正确的方向。他们总会一起离开森林【仿佛一剂强心针注入身体,顿时心里好受了很多,不记得不要紧,总会找到真相的


KP  21:03:16

san+2


KP  21:17:59

我相信你哟。(小女孩对你笑着,但是听着你后面的话,小女孩露出了悲伤的神色)可是……你如果不知道的话,那么小红帽也是不知道的……(小女孩并不想再同你说,像是妥协一般,默默地低头看着她的书去了)

志贺直哉  21:20:02

……小红帽不知道吗?【也对毕竟小红帽还是孩子】那么……猎人和爱丽丝也许会知道吧……


志贺直哉  21:22:09

.rd 说服

It is Dicebot  21:22:09

 * 志贺直哉投掷说服 : 1d100 = 86


KP  21:23:23

(小女孩并没有理会你,她只是静静地看着书。)


志贺直哉  21:40:13

唔,你在看什么?兔子也需要看书找到答案哦。【笑眯眯歪头看向她,期待好好哄着她能松口


KP  21:43:52

(小女孩把书慢慢地合上,递给了你看,这是一本名叫爱丽丝镜中奇遇的书。)


志贺直哉  21:45:23

谢谢˜【伸手接过书翻开】


KP  21:46:36

(你打开了书,但却发觉书页里残残缺缺的。在小女孩手中完好的书,不知道为什么到了你那里就变得残破了)


志贺直哉  21:48:48

.rd 母语

It is Dicebot  21:48:48

 * 志贺直哉投掷母语 : 1d100 = 51


KP  21:50:51

(虽然你仔细地阅读着这本书,但是尽管你熟悉这个语言,这本书的残缺部分太多,未残缺的地方又莫名有许多墨迹。)


志贺直哉  21:51:10

.rd 文学

It is Dicebot  21:51:10

 * 志贺直哉投掷文学 : 1d100 = 100


KP  22:06:47

(你脑子里冒出了许多文章的片段,但是因为这些片段错乱纷杂,你现在根本难以招架,只觉得眼前的书上的字都漂浮了起来。因为一时地恍惚,你将这原本就残破的书摔到了地上。书脊被摔散了,书页也散落了开来。)


志贺直哉  22:07:10

.rd sc

It is Dicebot  22:07:10

 * 志贺直哉投掷 sc : 1d100 = 33


KP  22:09:15

(小女孩见状感到非常生气,眼泪直掉,哭得泪眼模糊)你不是这样的人的!


志贺直哉  22:16:46

我…………对不起对不起!等我好了,以后你喜欢什么书就买来送给你,你是个爱书的好孩子【刚才还好好的,现下这书仿佛被人强行撕毁。不行,看来现在我不能碰书。等等,什么叫我不是这样的人?等哄好了一定要问问】


KP  22:19:59

(小女孩哭个不停,根本不听你说话。)


志贺直哉  22:23:47

虽然对哄小孩十分苦手,但是一个很乖的孩子哭这么惨还是心疼。就试探着过去把她轻轻搂住,拍着她的背。】来尽情哭吧……【哪怕是为了哀悼那本书,毕竟是个真爱书的小姑娘呢】


KP  22:27:10

(小姑娘在你的怀抱中抬起头来看你,你感到她轻轻回抱了你一下,但很快又从你怀抱中离开。她蹲下身子,一页页地收拾着这书页)


志贺直哉  22:29:41

很想帮忙去一起收拾,然而想想刚才发生的一切,还是算了,有些尴尬地杵在一旁静静看着她收拾。】我不是……那样的人……?


志贺直哉  22:33:29

.rd 侦查

It is Dicebot  22:33:29

 * 志贺直哉投掷侦查 : 1d100 = 41


KP  22:38:01

(小女孩并没有理你,而你看到小女孩将书重新装好,她仔仔细细地检查着。你在一旁看着她将书翻到最后的一部份,但最后的书页却都被人撕去了。)


KP  22:39:06

(小女孩对你笑了笑,脸上的泪珠也被她自己伸手抹去)爱丽丝不能总是为了别人而活着。决定权一直在你的手里。


KP  22:41:12

(小女孩像你伸出手,她小小的手掌握向你)因为当你走出来时,你就要面对那些怪兽,而你就得战斗。


志贺直哉  22:51:34

伸手回握住女孩的小手,蹲下身轻轻抱了她一下随后看着她的眼睛】谢谢你。爱丽丝不论在梦境里还是走出梦境,都会战斗,为自己也为期待她的人。


KP  22:55:17

(小女孩收拾好书就离去了,活动室内随着小女孩的离开也变得空无一人。)


志贺直哉  22:57:51

【既然室内没有人,那就随便看看吧】


志贺直哉  22:58:01

.rd 侦查

It is Dicebot  22:58:01

 * 志贺直哉投掷侦查 : 1d100 = 78


KP  22:58:38

(你见到了如下的活动室场景)

KP  22:58:43

[图片]


志贺直哉  23:02:57

.rd 幸运

It is Dicebot  23:02:58

 * 志贺直哉投掷幸运 : 1d100 = 65


志贺直哉  23:03:20

.rd 侦查(困难)

It is Dicebot  23:03:21

 * 志贺直哉投掷侦查 : 1d100 = 82


志贺直哉  23:03:43

.rd 灵感

It is Dicebot  23:03:43

 * 志贺直哉投掷灵感 : 1d100 = 59


KP  23:05:06

(你环视周围,总觉得这个场景十分熟悉,总觉得先前小姑娘坐过的儿童椅上是不是也有谁曾经坐过。)


志贺直哉  23:06:02

【看着她坐过的儿童椅,自己慢慢坐在了对面,若有所思】


志贺直哉  23:06:53

.rd sc

It is Dicebot  23:06:53

 * 志贺直哉投掷 sc : 1d100 = 23

KP  23:18:16

(你渐渐发现……原来你竟你熟识这个地方。你曾经和一个人一起在西洋棋桌子上下过棋,曾经和他一起在木质大桌上修补过一本书,曾经和他一起在这样不舒服的儿童桌椅上边偷偷吃着不知道从哪里拿来的羊羹,边阅读着那一本书。而那本书,就正是小女孩的那本《爱丽丝镜中奇遇》。)


KP  23:21:25

(你渐渐记起书中最后似乎有一首诗……然而当时这一本书曾经被侵蚀地墨迹遍布,残缺不全,最后几页更是缺失了。当时好像那人在你眼前颇带有几分得意地将这一首诗默了出来,而你也眉开眼笑地仔细地抄写着。最后大约是两个人玩心一起,你就将这几页誊抄好的纸页,藏在了玩具娃娃屋之中。)


志贺直哉  23:24:30

【鬼使神差地,伸手打开那个玩具娃娃屋,尽管明知道应该不会有东西,但还是希望会有什么,如果别的什么能够似曾相识的也好】


KP  23:25:49

(你在玩具娃娃屋中找到了那张纸片,上面的字迹你总觉得似曾相识。)


KP  23:26:20

(纸片上写)

A boat beneath a sunny sky, 爱在夕阳下的小船,
Lingering onward dreamily 慢慢飘着慢慢玩,
In an evening of July-- 正正七月的傍晚—


Children four that nestle near, 丽人四小靠着枕,
Eager eye and willing ear, 眼睛愿看耳朵竖,
Pleased a simple tale to hear-- 想听故事想得很—


Long has paled that sunny sky: 丝丝晚霞早已散,
Echoes fade and memories die. 声音模糊影儿淡,
Autumn frosts have slain July. 那年秋意景况换。


Still she haunts me, phantom wise, 漫想另外一个天,
Alice moving under skies 艾丽斯教人念怀,
Never seen by waking eyes. 老像还在心头中。


志贺直哉  23:31:49

【诶?这中间一段怎么和医生办公室看到的纸片上那首诗一样?说起来两首诗的奇怪相似,让人有种说不上来的微妙】


志贺直哉  23:32:02

.rd 文学

It is Dicebot  23:32:02

 * 志贺直哉投掷文学 : 1d100 = 40


志贺直哉  23:32:51

.rd 灵感

It is Dicebot  23:32:51

 * 志贺直哉投掷灵感 : 1d100 = 56


KP  23:35:28

(你仔细读着这一张纸,得知诗是不完整的,而且这页诗和记忆中那人读的诗歌是有出入的。其中原诗并非〝丽人四小靠着枕〞,而只是〝丽人三小靠着枕〞 )

志贺直哉  23:36:39

【所以……这篇诗,又是谁写的?还是……又被重新修复过?】


KP  23:36:57

(SAVE)


KP  11:21:24

(突然,墙上的的广播器发出广播 : 自由时间结束,已经快到关灯时间。重复,自由时间结束,已经快到关灯时间。)


KP  11:22:30

(在你被这广播器吓到的一瞬间,医务人员已经到达你的身后,将你又束缚在了先前那一架轮椅上,将你推回到公共病房。)


志贺直哉  11:24:33

回到病房,先打量一圈周围,看看还是不是原来呆的那个房间】


KP  11:26:42

(你回到了原先的那个房间,原先在公共病房的另外三位住客(老人家、女人、小女孩)已经回到自己床位之上。你床位的桌子上有一个塑料小杯装着你之前在检查站吃过的那粒药。)


KP  11:28:22

(医务人员将你的束缚解了开来,并且对你命令)吃掉。


志贺直哉  11:31:00

不是刚吃过吗?!我吃了这药缺氧,给我换一种吧。【试图抗拒


志贺直哉  11:31:20

.rd 说服

It is Dicebot  11:31:20

 * 志贺直哉投掷说服 : 1d100 = 69


KP  11:32:17

(医务人员被你说服,给你换了一种。依旧冷漠机械地命令你)吃掉。


志贺直哉  11:34:32

……就这样换了……根本不用医生再诊断的吗?到底给我吃的什么药这么随便?【对自己对对待有些恼怒】说我有病那就好好治啊!


KP  11:34:58

(医护人员并没有理会你,只是再次重复了一句)吃掉。


志贺直哉  11:36:42

姑且吃了看看什么效果】哼……


志贺直哉  11:37:08

.rd sc

It is Dicebot  11:37:08

 * 志贺直哉投掷 sc : 1d100 = 57


KP  11:39:16

(那一股无法呼吸的感觉又侵袭而上,你就这样倒了下去。然而虽然你歪倒着,医护人员还是将你扶到了床上。)


KP  11:40:09

(在你躺在床上的一瞬间,公共病房的电力啪的一声,都关上了。只剩下厕所和检查桌上的电灯还开着。)


KP  11:41:50

(你莫名感到意识一沉……但转逝间你的意识又在黑暗中清醒下来,你睡在自己的病床上,除了耳边不断的齿轮声响,又听见厕所那边传来一阵阵奇怪干咳声和隐隐约约的女声。)


志贺直哉  11:42:34

.rd 聆听

It is Dicebot  11:42:34

 * 志贺直哉投掷聆听 : 1d100 = 64


志贺直哉  11:42:55

.rd 聆听(惩罚)

It is Dicebot  11:42:55

 * 志贺直哉投掷聆听(惩罚) : 1d100 = 68


KP  11:44:13

(你静心聆听,那个女声让你觉得莫名的熟悉,而那种奇怪的干咳声,似乎是因为呕吐过度而发出的。)


志贺直哉  11:45:48

唔,那我去厕所看看吧,去方便总不能不让吧。【下床出门

KP  11:47:08

(你慢慢进入厕所,你听到最内部的隔间里传出一把自言自语的女声:已经做的很好….所有...都会活着...只要我再….(女声说话时间断得传出呕吐干咳的声音))


志贺直哉  11:49:54

抬头看了一眼厕所四周,没看到摄像头,略略放下心来。轻轻扣门】我在隔壁听到您好像在吐,您还好吗?需要帮忙吗?


KP  11:50:44

(并没有人应门,但是随着你的轻轻扣门,门开动了一点)


志贺直哉  11:52:04

看到门的松动,就乍着胆子用了点力推开门】那我进来看看了?


志贺直哉  11:52:27

.rd sc

It is Dicebot  11:52:27

 * 志贺直哉投掷 sc : 1d100 = 77

志贺直哉  11:52:44

.r 1d2

It is Dicebot  11:52:45

 * 志贺直哉投掷  : 1d2 = 2


KP  11:54:46

(你看见女人正在把刚吃下的东西吐出来,混杂在呕吐物中还包括一条钥匙。她在呕吐物中好像寻找着什么,终于她找到了那一条钥匙。听到你的声音,她停了下来慢慢把头转向你。)

志贺直哉  11:56:38

胃里一阵翻江倒海,强忍着说了一句】您是在找钥匙?【想吐……要是能把刚才的药片吐出来就好了】


KP  11:57:54

(听到你这话,女人吓了一跳,钥匙从她手上掉了下去,落到地上发出清脆的金属敲击声响,落在了你的脚边)


志贺直哉  11:59:09

……您不要怕【弯腰捡起钥匙,递过去但暂时不打算松手】用这种方法留下,这是对您很重要的东西吗……


志贺直哉  11:59:55

.rd sc

It is Dicebot  11:59:55

 * 志贺直哉投掷 sc : 1d100 = 10

志贺直哉  12:00:04

.rd sc(惩罚)

It is Dicebot  12:00:04

 * 志贺直哉投掷 sc(惩罚) : 1d100 = 95

志贺直哉  12:00:24

.r 1d3

It is Dicebot  12:00:24

 * 志贺直哉投掷  : 1d3 = 2


KP  12:02:34

(你拿到钥匙那一刻,你乍然感觉到好像给冰水泼了一身。你冰冷的手不自觉地握紧那条钥匙,就在这时……所有灯都灭了。你眼前的女人也消失地无影无踪)


KP  12:05:01

(你眼前已经不再是先前医院的厕所隔间,眨眼间你来到了公众活动室的正中央。在黑暗中,紧急逃生灯慢慢一颗一颗〝啪、啪、啪…〞的开了起来。)


KP  12:06:18

(你听到一阵轮椅声从你身后传来。你转身看向背后,是先前那个老人家。老人家的膝盖上横着之前拄着的手杖,他此时正把先前那个紫檀盒子抱在怀里。)


志贺直哉  12:09:09

骤然的光亮让自己有些惊异,手里紧紧握着钥匙,回头看到老人家,然后四周打量看看有没有别的人】


KP  12:09:59

(你看了看四周,并没有的人。老人家望着你,似乎在犹豫有什么话要说)


志贺直哉  12:12:13

您……有什么话对我说吗?这里……【虽说现在没有别人,但是凭空消失的女人,还是让人觉得没有什么不可能】暂且没有旁人。


KP  12:15:29

(老人叹了一声气,吃力地从轮椅上起身。他拍了拍你的肩膀,将手上的盒子交给了你。你看着他望向你的眼光,总觉得其中有无限悲悯。老人家最终对你说道)爱丽丝不能总是为了别人而活着。决定权一直在你的手里。


KP  12:16:22

(你只觉得他水蓝色的眼中又添几分苍老,他几乎是艰难地说完了这后半句)因为当你走出来时,你就要面对那些怪兽,而你就得战斗。


志贺直哉  12:19:01

这两句话!想到之前也是在这里,小女孩对自己说过一模一样的,还有那本残缺不全的爱丽丝镜中奇遇记,脑中与另一个人模糊的记忆。】我是不是……忘了什么很重要的人和事?您到底是谁?您知不知道我是谁?请您告诉我……


志贺直哉  12:20:51

【一边伸手接过他递来的紫檀盒子】


KP  12:21:30

(老人摇了摇头,伸手拍了拍你手上的紫檀盒子)


志贺直哉  12:23:30

您说过我会知道它有多重要,现在是我该知道的时候了吗?【看到紫檀盒子上锈蚀的锁,拿出方才捡起的钥匙打开】


志贺直哉  12:23:45

.rd sc

It is Dicebot  12:23:45

 * 志贺直哉投掷 sc : 1d100 = 59

志贺直哉  12:24:21

.r 1d4

It is Dicebot  12:24:22

 * 志贺直哉投掷  : 1d4 = 3


KP  12:29:25

(你打开了那个紫檀盒子……就在它要开启的一瞬间,你终于记起了这个紫檀盒子的所属。原来这也是那个人的东西。他喜欢把书桌上的所有东西都丢在这个紫檀盒子里。还让他尊敬的老师的友人书写着“本是山中人爱说山中话”这样一句。)


KP  12:32:50

(你看到紫檀盒子里放着一本绿色封皮的书,一把钢笔,和一本相集。)


志贺直哉  13:13:23

.rd 灵感

It is Dicebot  13:13:23

 * 志贺直哉投掷灵感 : 1d100 = 20

志贺直哉  13:13:35

.rd 灵感(惩罚)

It is Dicebot  13:13:35

 * 志贺直哉投掷灵感(惩罚) : 1d100 = 85


志贺直哉  13:15:56

拿出盒子中那本绿色的书,暗夜行路】


志贺直哉  13:16:54

【翻开相册】


志贺直哉  13:17:08

.rd sc

It is Dicebot  13:17:08

 * 志贺直哉投掷 sc : 1d100 = 4

志贺直哉  13:17:18

.rd sc(惩罚)

It is Dicebot  13:17:18

 * 志贺直哉投掷 sc(惩罚) : 1d100 = 52

志贺直哉  13:17:36

.r 1d4

It is Dicebot  13:17:36

 * 志贺直哉投掷  : 1d4 = 2


KP  13:20:18

(你翻开了相簿,相簿里的照片都是第一人称的摄影,就好像通过你的眼睛看到的一样。)


KP  13:22:49

(这里面记载这你与那人的一张张回忆,你终于看清了他的样貌。他的水蓝色眼睛就与你身边的老人一样,永远地仰望着你。相本中一张张的,你与他的相识,图书馆的日常,你拿走他的烟,一起分吃偷来的羊羹,一起去试骑自行车,一起抱着猫在暖阳下睡着……)


志贺直哉  13:23:03

.rd 灵感

It is Dicebot  13:23:03

 * 志贺直哉投掷灵感 : 1d100 = 81

志贺直哉  13:23:20

.rd sc

It is Dicebot  13:23:20

 * 志贺直哉投掷 sc : 1d100 = 65

志贺直哉  13:23:30

.r 1d4

It is Dicebot  13:23:30

 * 志贺直哉投掷  : 1d4 = 3


KP  13:24:48

(你一页一页地翻着相片,神色也越发恐慌。你身边的老人似乎想阻止你翻下去,但是终于还是没有开口。他只是静静地看着你。)


志贺直哉  13:38:32

【看着相片中那双水蓝色的眼睛,又看向老人望着自己的眼睛】相片里的人,是您吧?拍这些照片的人……是谁?是不是……【闭上嘴,低头看向自己的手,而后缓缓向老人伸出手】


KP  13:40:01

(老人握上了你的手,但你却感觉不到他的温度,不冷也不热,仿佛就这样融入你的提问。他回答着你的问题)这照片里的人并不是我。


志贺直哉  13:43:11

牵着那只没有温度的手,却没有多少害怕】那您一定知道,他是谁。不然是不会把这个盒子视若珍宝。


KP  13:45:58

(老人瘦弱褶皱的双手包裹着你的手,他笑了笑)我的孩子,当你想起你是谁,也就明白为什么这个盒子是珍宝了。


志贺直哉  14:01:46

我翻完这个相簿,是不是就能知道我是谁了?【腾出手来继续翻


志贺直哉  14:02:04

.rd sc

It is Dicebot  14:02:04

 * 志贺直哉投掷 sc : 1d100 = 56

志贺直哉  14:02:27

.r 1d4

It is Dicebot  14:02:27

 * 志贺直哉投掷  : 1d4 = 2


KP  14:05:14

(你见到照片逐渐地变成了黑白。你看到照片中人的脸上身上逐渐出现了伤痕,有些照片也被墨迹染黑)


KP  14:07:21

(你看着照片中的人拉着一个人的手,那人带着手套,但是露出的指节却将照片中的人抓得死紧。照片中的两人似乎是在逃亡……)


KP  14:10:58

(你一张一张地翻着……终于见到了照片中的……第二个……人?不,那已经不是人了。他似乎还是少年的样子,蓝色的领结让人感觉温文尔雅,但从他身体里冒出的扭曲的留恋、妒恨、憎恶,已经让它整个扭曲。)


志贺直哉  14:11:16

.rd sc

It is Dicebot  14:11:16

 * 志贺直哉投掷 sc : 1d100 = 17

志贺直哉  14:11:26

.rd sc(惩罚)

It is Dicebot  14:11:26

 * 志贺直哉投掷 sc(惩罚) : 1d100 = 28


KP  14:13:44

(照片中的两人虽然被这样的生物追逐,但是你总觉得在这两人脸上的恐惧中,对于这一个“少年”似乎有一丝相熟人之间的老朋友一样的感觉。)


志贺直哉  14:19:32

继续翻相册】


志贺直哉  14:19:48

.rd sc

It is Dicebot  14:19:48

 * 志贺直哉投掷 sc : 1d100 = 28

志贺直哉  14:19:58

.rd sc(惩罚)

It is Dicebot  14:19:58

 * 志贺直哉投掷 sc(惩罚) : 1d100 = 79

志贺直哉  14:20:15

.rd 1d4

It is Dicebot  14:20:15

 * 志贺直哉投掷 1d4 : 1d100 = 9

志贺直哉  14:20:27

.r 1d4

It is Dicebot  14:20:27

 * 志贺直哉投掷  : 1d4 = 1


KP  14:22:30

(你终于在照片上看见了自己……你气喘吁吁地倒在地上,你的右手拉着同样气喘着的那人。你又翻向下一页。)


KP  14:24:11

(你看见那人的周围全部是转动的齿轮,大小不一。随着你耳边齿轮的声音,你竟觉得照片中的齿轮也一起转动了起来。照片中的那人望着你,眼中满是渴求,他受伤虚弱的身体已经没有办法再抬起手来。你看见照片上的你紧紧我这那人的手。)


志贺直哉  14:24:47

.rd sc

It is Dicebot  14:24:48

 * 志贺直哉投掷 sc : 1d100 = 99

志贺直哉  14:25:01

.r 1d6

It is Dicebot  14:25:01

 * 志贺直哉投掷  : 1d6 = 4

志贺直哉  14:25:18

.r 1d10

It is Dicebot  14:25:18

 * 志贺直哉投掷  : 1d10 = 4


KP  14:25:41

(陷入偏执)


志贺直哉  14:25:57

.r 1d10

It is Dicebot  14:25:57

 * 志贺直哉投掷  : 1d10 = 4


KP  14:26:40

(你翻到了相册的倒数第二页。)


KP  14:28:08

(你见到了你自己的手掐在了那人的脖子上,随着你的手指慢慢收紧,那人也缓缓地闭上了眼睛。他丝毫没有挣扎,好像也没有痛苦。唯一留下的,是解脱的微笑。)


志贺直哉  14:28:40

.rd sc

It is Dicebot  14:28:40

 * 志贺直哉投掷 sc : 1d100 = 12

志贺直哉  14:28:44

.rd sc

It is Dicebot  14:28:44

 * 志贺直哉投掷 sc : 1d100 = 61

志贺直哉  14:28:57

.r 1d4

It is Dicebot  14:28:57

 * 志贺直哉投掷  : 1d4 = 4


KP  14:29:53

(你翻到了最后一页。)


KP  14:33:30

(你站在图书馆的藏书室里,手上抱着一本毫无生气的《罗生门》,此时墙上的钟正好指向4点58分。你看着窗外逐渐西沉的落日,手上的书渐渐变成了刀剑。)


KP  14:34:27

(你举起了刀,朝着自己的心口捅了进去。温热的鲜血从伤口中涌出……)


KP  14:34:50

(而此刻你惊恐的发现,同样温热的鲜血,也从这本相册中涌出)


志贺直哉  14:42:28

……4点58……医生办公室,是不是也还是这个时间?所以……我是不是一直在这里,从未离开过?【把相册合上,重新拿出那本绿色的书,握住书脊】那么……它会不会,变成一把刀呢?


志贺直哉  14:47:54

.rd s

It is Dicebot  14:47:54

 * 志贺直哉投掷 s : 1d100 = 2


KP  14:50:16

(在你握住书本的这一瞬,书本慢慢发光溶解,其中的字浮在空中,融合汇聚着,终于在你手中变成了一把长刀。你身边的老人对这样的情况毫不惊讶,他依旧微笑这对你说)我的孩子,现在到你来决定一切了。


志贺直哉  15:03:01

那么,这个钢笔……是谁的?我直觉它不是我的……如果它有用,请让该得到它的人拿着它。


志贺直哉  15:03:45

.rd sc

It is Dicebot  15:03:45

 * 志贺直哉投掷 sc : 1d100 = 41

志贺直哉  15:03:57

.r 1d3

It is Dicebot  15:03:58

 * 志贺直哉投掷  : 1d3 = 3


KP  15:05:56

(在你握上这个钢笔的瞬间,如洪水一般的记忆奔腾而上……)

KP  15:06:29

(“龙,又这么哭丧着脸啊。”)

KP  15:06:54

(“我是我,龙是龙啊……我跟你不同的。”)

KP  15:07:45

(“这种时候,若能一直坚持忍耐着,走出那种状态的日子肯定会到来。以作家而论,就是达到能够自然地写出东西。”)

KP  15:08:08

(“龙留下的作品具有不朽的价值。”)

KP  15:08:28

(“龙,我是爱你的。”)

KP  15:08:48

(原来那个人叫芥川龙之介。芥川、龙之介,龙。)

KP  15:10:49

(你也终于……想起了你的名字。)


志贺直哉  15:20:54

是了,我的名字,是志贺直哉。芥川龙之介,是我的爱人。【对已经确认的记忆可以叙述得无比斩钉截铁,那么,还有更多的念头需要确认,首先,我的爱人,他必须活着。那些血,一定不是真的!一定,不是,真的!】我和他……应该在同一个地方,做着同样的战斗,是吗?他在等我,他一定……还在等我……


KP  15:28:47

(老人家撑着手杖,看着你点了点头)我的孩子,就像我之前说的,他也好,你也好,都是一直和你在一起的。


志贺直哉  15:30:47

突然想起那个有咆哮声的房间,现在有了刀就丝毫不害怕,想去探听一番】我要去战斗了,您要和我一起来吗?若是不,我送您回去。


KP  15:33:56

(老人摇了摇头,虽然他身上看起来很虚弱,但是他还是同你一起去到了那个房间。)


KP  15:34:57

(你和他一起走到了那个房间,很奇怪的是,一路走过来,所有的医务人员都不见了,原先闪着红灯的监控也都被关掉了。)


KP  15:35:28

(你和老人一起来到禁闭室前,老人家向你伸出手)我的孩子,请把钥匙交给我。


志贺直哉  15:38:39

皱了皱眉,虽然并不是很想把钥匙交出去,但是想想此去生死不定,不论谁活着,这把钥匙对自己的意义已经到紫檀盒子为止了吧】好,请您保管好了【把钥匙郑重放在老人手中


KP  15:41:18

(老人家接过钥匙,缓缓打开了门。你见到禁闭室四面白墙的正中央坐着一个小孩子。他似乎与他的玩具自行车玩得十分开心。)


KP  15:41:43

(你总觉得他十分眼熟。)


志贺直哉  15:41:53

.rd 灵感

It is Dicebot  15:41:53

 * 志贺直哉投掷灵感 : 1d100 = 94


KP  15:43:13

(你怎么也想不起来为什么这小孩十分眼熟,但是他的玩具自行车似乎被上了锁。老人将钥匙递回给了你。)


志贺直哉  15:46:38

接过钥匙,犹豫着走向那个孩子】钥匙在这里哟。【想到那个爱看书的小女孩,对孩子的语气不自觉地放软,向他伸出手,捏着钥匙尖端递过去


KP  15:51:18

(小男孩将钥匙拿了过去,解开了他的自行车,就将钥匙丢到了地上。他开心地骑着他的小自行车,蹬着蹬着就到了老人身边。)


KP  15:52:08

(老人慈眉善目地牵起了那个孩子,他们俩一同看着你。)


志贺直哉  15:55:20

啊……真是的,都没有谢谢……【小声嘀咕着,赶紧跟着跑过去,接下来,要去看看那个停留在4点58的钟了】唔……我要去医生办公室,你们也要一起吗?


KP  15:57:34

(老人家点了点头,牵着小孩同你一起站在医生办公室的门口。你耳边的齿轮声越发明显,但是你却发现门是锁着的。)


志贺直哉  15:58:28

钥匙……该死的……我要回去拿钥匙去!


志贺直哉  15:59:20

那个,孩子,把自行车借我吧?这样更快一些,你们在这等我?


KP  16:01:51

(小孩诡异地看了你一眼、将自行车交给了你。老人家却同你说他们会在这里等你。)


志贺直哉  16:04:41

向那个孩子点一下头表示感谢,随即跨上自行车,讲真小孩子的自行车真的不太适合高大的成年人身躯,不过就走廊这一段路,自行车代步还是更快一些。不知道为什么骑上自行车的感觉特别爽。飞速到了方才的房间】


KP  16:05:28

(你……骑着儿童用自行车,飞快地来到了禁闭室门前,然而你却见到一室的狼藉。仿佛有什么非人类的东西曾经在这里被囚禁过。)


志贺直哉  16:05:40

.rd 侦查

It is Dicebot  16:05:40

 * 志贺直哉投掷侦查 : 1d100 = 28

志贺直哉  16:05:49

.rd 侦查(惩罚)

It is Dicebot  16:05:50

 * 志贺直哉投掷侦查(惩罚) : 1d100 = 38

志贺直哉  16:06:26

.rd sc

It is Dicebot  16:06:26

 * 志贺直哉投掷 sc : 1d100 = 3

志贺直哉  16:06:33

.rd sc

It is Dicebot  16:06:33

 * 志贺直哉投掷 sc : 1d100 = 26

KP  16:07:44

(你在这一堆狼藉里找到了先前那把钥匙,并骑着儿童用自行车,返回了医生办公室。你看到老人和小孩子在门口等着你。)


志贺直哉  16:10:31

哈,钥匙来了……这把钥匙真是万能,可不能乱丢了。【说着拿钥匙去开锁


KP  16:10:57

(你打开了医生办公室的门锁,里面空无一人)


志贺直哉  16:12:54

发现医生办公室没有人,打量四周的东西,看看和之前来的时候有什么不一样】


KP  16:14:06

(医生办公室里并没有什么不同,依旧是空荡荡冷冰冰的,墙上的钟开始走动,艺术品也如常陈设。)

志贺直哉  16:21:14

抬头看向墙上的钟,竟然在安安稳稳地走动,但是齿轮的声音却依然清晰地萦绕在耳边,想去翻找一大堆文件里自己的材料,然而想想之前医生写的字实在看不懂,也就作罢。抬头看向墙上挂着的那幅画,那么熟悉,果然是和龙有关的吧】那么……该去哪里呢,找小红帽吧……


志贺直哉  16:22:01

.rd 灵感

It is Dicebot  16:22:01

 * 志贺直哉投掷灵感 : 1d100 = 56


KP  16:26:43

(你见到墙上的话,猛然间回忆起原来这一幅图叫做秋山图。可是你明明又记得秋山图早已隐灭不见,然而此时画上的青绿的山岩,深朱的红叶,都明明白白地在眼前,就连当时与芥川龙之介谈论这一张画的过往都好像历历在目。)


志贺直哉  16:32:14

记忆随着这些熟悉的东西而一点点恢复,感觉十分微妙。但是现在不是回忆美好恋爱的时候。抱歉,龙,真相大白的时候再想你。】这里没有什么东西,会病房吧,也许有人等着我们呢。【大步流星走出办公室往原先的病房赶去】


KP  16:33:54

(你与老人家和孩子一同来到病房,但是病房里空无一人。你只听到厕所间里传来隐隐约约的声音。)


志贺直哉  16:37:15

因为怕小女孩出什么事,让老人和孩子留在病房,自己赶紧跑去厕所,到了厕所里面放轻了脚步,不能吓到她。】有人在吗?


KP  16:39:06

(没有人回答你,但是你却见到隔间的门缓缓开启。里面那个女人走了出来。她见到你,几乎是要跪了下来。)


KP  16:40:37

(她还是如先前一般,陷在惊恐之中,她伏在你脚边)求你……不要……保持原状吧……不要……出去……


志贺直哉  16:45:10

既然要我保持原状,为什么要把钥匙吐出来给我?您说的,和做的,有矛盾哦。【蹲下来抬起那个女人的头】如果说你有什么别的要求,可以尽管提出来,要我不去追究,是万万不能的,哪怕……【哪怕会让我失去与过去和解的机会


KP  16:48:33

(她拼命地摇着头,似乎想否认曾经将钥匙给你的那一个事实)是我的……是我的……(女人抬起双眼望着你,眼神里一片空洞,你似乎听见她小声地说着什么)


志贺直哉  16:48:55

.rd 聆听

It is Dicebot  16:48:55

 * 志贺直哉投掷聆听 : 1d100 = 42


KP  16:49:30

(你仔细一听,听见这个女人小声地说道)也是你的…………


志贺直哉  16:53:00

不论是谁的,都要承受自己的那一份,我愿意承受我那一份。您是要逃避也好,但是请您记得,不会再有人替你承受了。【伸手试图将她拉起来】我希望,龙应该也希望,都勇敢起来。就不会忘记,不该忘记的东西。


KP  16:59:07

(女人茫然地看着你,近乎机械地重复这你的话)勇敢起来……勇敢起来……勇敢起来……(似乎从这其中获得了什么力量,她扶着你勉强地站了起来。)


志贺直哉  17:04:49

【伸手扶住看起来有些虚弱的女人】您要回去休息一下吗?还是……和我们一起去……寻找直面真相呢?


KP  17:05:53

(你见到女人犹豫了一下,但是她最终还是依靠着你,和你一起走回老人与小孩身边。)


志贺直哉  17:08:59

【恍惚间觉得自己怎么成了他们的主心骨?明明都是靠他们想起来的,哎……这叫什么事。说得好听,当初对龙……不可能,我不会这么对他的。他应该是勇敢的,勇敢地等着我。】您有没有看见,我们同病房的小女孩她去了哪里?


KP  17:10:10

(他们均对你摇了摇头。老人同你说道)虽然我们不知道,但是我的孩子,你应该是知道的。


志贺直哉  17:12:07

方才想到了龙,想到和他一起坐在小孩子的椅子上修补那本书……】对!活动室!她也许在那里。


KP  17:13:09

(你与老人家、女人、和小孩一起来到了活动室,小女孩依旧坐在儿童椅上,手上捧着先前那一本《爱丽丝镜中奇遇记》)


志贺直哉  17:14:22

看到她果然在那里,也就不绕弯子,直接走过去打个招呼】嘿,这本书修好了?现在可还看得顺畅?


KP  17:15:12

(小女孩摇了摇头,很不高兴地回答你)没有电、只有应急灯,是没有办法看书的。


志贺直哉  17:23:59

唔?是停电了啊,我去走廊看看有没有变电箱。【跑到走廊里


志贺直哉  17:24:25

.rd 侦查

It is Dicebot  17:24:25

 * 志贺直哉投掷侦查 : 1d100 = 53


KP  17:26:16

(你在走廊的墙上发现了一个放着介绍手册的立式展台,你走上前去翻开一本,其中有这一层楼的平面图)

KP  17:26:21

[图片]


志贺直哉  17:38:52

看到监控室的位置,想想那里大约有电力控制阀,握紧了手里的长刀就照着地图往监控室走】


KP  17:43:48

(你来到了监控室,看见监控室的控制面板上有四根灯管,当你走近,其中一根电管亮了起来。你看了看周围,并没有发现有电力控制阀)


志贺直哉  17:48:15

……这里根本不是用电的?【不用电,那么之前维持这里的,是个和我有差不多力量的……人?所以……停电的时候,就是他离开的时候吗?龙?!】


志贺直哉  17:51:20

伸手凑上那根发光的灯管】如果靠得更近,会不会……?


KP  17:52:31

(当你靠近那根灯管,灯管比之前更亮了一些)


志贺直哉  18:15:40

于是后退一步,从控制室离开回到活动室】抱歉……让你们久等了,这边……没有电力控制阀。


KP  18:18:20

(小姑娘站起身来,她手上的书也消失不见。你见她走到你身边,抬起头问你道)不要紧的。那么……你现在还在挖那个兔子洞吗?


志贺直哉  18:20:13

我……就是从兔子洞过来的,那么……你们想跟我出去吗?


KP  18:20:41

(小女孩笑了笑)你告诉我你是谁的话,我就跟你出去!


志贺直哉  18:21:06

我是志贺直哉,是这里的主人。


KP  18:22:54

(小女孩牵起你的手,带你走出了活动室。你身后跟着老人、女人和那个小孩。)


KP  18:25:21

(等她带你走到监控室,当你们靠近,四根灯管都亮了起来,还听到了“叮”的一声。)


志贺直哉  18:27:47

门开了,或者说,没有门了。走吧。


志贺直哉  18:32:57

收起手上的刀变回那本书,笑了笑】我们离开这里,继续走属于我们的暗夜行路。【转身走出监控室,穿过大堂,发现电梯已经大门敞开】一起来吧


KP  18:34:38

(你身后的一行人与你一起走入电梯,在电梯关上又开启之间,你仔细地看着周边的每一个人。当电梯门又开启时,你一个人走了出来。)


KP  18:40:33

(你清楚地记起所有的事情。包括芥川的死亡,包括你的自杀,包括被武者小路所救,包括现在在医院的病床上醒过来。在盒子内的梦只是现实映射进盒子的种种事情。今天你终于醒来,并且离开睡了三个月的补修室。你决定拿回那本《罗生门》,走到略有荒废的藏书室,从玩具娃娃屋里拿出那一页诗歌,将它夹在了《罗生门》里。)

(那边司书似乎是在举办庆祝你清醒过来的派对,好像去得太迟不好。你拿着这一本书,打开了藏书室的门。)

志贺直哉  18:41:03

.r 1d10

It is Dicebot  18:41:03

 * 志贺直哉投掷  : 1d10 = 7

KP  18:41:19

结局san= 37

————————————————————————————

*模组内设定原来是精神病院内的另外四位病患均为PC的分裂人格。他们四人以不同的形态代表着PC对事情的记忆及不同的感情:小女孩代表着PC对外面世界的求知与欲望、老人家代表着PC的爱 ( 特别是〝所爱之人〞) 与包容 ( 亦因此他拿着装有罪的盒子 ) 、女人代表着PC的恐惧、而禁锢着的人格就和那一天所看到的怪物〝无名的恐惧〞一个样子并代表着PC的信仰及〝赎罪”。此处并未进行多大的魔改。

评论
热度(13)

© 忙於作死的阿Bel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