忙於作死的阿Bell

近来发觉自己是话唠(T▽T)
人生是十分认真地专注于博爱挑剔与作死。

鹤球之本丸吐槽君(3): 做刀真的不能大嘴巴

*全文天雷,脑洞有病向,阅读谨慎注意

*主要CP:一期三日/包莺(最后)

*与 @殊颖横斜 共同脑洞!(鹤球之本丸吐槽君总共3篇,互相之间基本没有关系。前两篇见:12

————————————————————————

帅到掉刀的吐槽君!我又来了……请相信我是不愿意来的,但是……这件事……真的不能不来。题目就叫“做刀真的不能大嘴巴”吧。


事情是这样的,容我帅气地叙述一番!我开始发现不对是今天早上,出阵的时候,莫名粟田口家的小短刀们都对我投来复杂的奇怪眼神。按说我虽然偶尔(真的是偶尔)在本丸搞点事,但是我跟小短刀们平常不仅是相处和睦,更是相亲相爱。突然他们用奇怪的眼神看着我,我就有些好奇是不是发生了什么。

就在我一头雾水时,光忠过来拍了拍我的肩膀,“鹤先生,下次还是不要做这样的事情了。”


?????非洲婶婶问号好么???我明明什么都没有做???


我就这样带着一脸无辜受害的表情出阵了,直到出阵回来,看到了我带着一双熊猫黑眼圈、神情憔悴的同事一期一振,又被婶婶叫去详细地解释了一番,我才终于知道了事情的原委。


总结一句话,祸从口出,做刀真的不能大嘴巴。


事情的真正起因在昨天下午。我和我还不是熊猫黑眼圈的、神采奕奕的同事一期一振在吃着下午的点心。一般来说,下午两点最是精神不振的时候,最巴不得是要在屋檐下好好睡个午觉什么的。同事这神采奕奕,实在是令人怀疑。不幸的是,就是这个怀疑造成了之后一连串的……事件。(教训:事件的触发通常都是毫不起眼的。)


于是我就问他啊,“诶?一期你这时候怎么精神这么好?刚才做什么去了?”


同事吃着团子的动作明显顿了一下,避开我的眼神,面上有些泛红地答了一句,“没…没做什么啊。”


这样的回答,不知道你信不信,反正我是不信的。所以我追问了一句,“看这样子就完全不像啊一期——”


同事当时大约也是神采奕奕过头,有些腼腆又有些自豪地(现在回想看来是10%腼腆,90%自豪吧)低声说,“就……刚才……和三日月……嗯……”


我当时一下儿没意识过来,就跟了一句“和三日月?你和三日月怎么了?”


“就……就……你知道……咳……”


看着同事快成熟虾的脸,我这才明白过来。“哦吼喔———不错嘛——年轻人在中午就————没想到啊一期——”


“也不是经常的事情!就……刚才午饭,三日月在吃惠方卷……之后就……没…没忍住……”


啧啧啧惠方卷,同事我小看了你。看着同事这么着急的辩解,当时我的好奇心也上来了。“三日月居然也这么——”


“三日月……还是很热情的……尤其是……”


为了保持吐槽君的全年龄向,同事后面跟我说的一串儿具体内容,我还是主动和谐(但是,哦吼哦吼不愧是同事啊!)。不过事情没有这么简单,当时我听他说完,一想就觉得时间上有些不对,于是我接着问同事。


“诶等等?我之前好像还看到三日月。三日月这穿脱衣服就要很久……一期你………………”我觉得在某些事情上机动高,应该不是件好事儿啊。


不愧是有默契的同事,一期马上就反应了过来。“就……衣服不用脱也可以……做事嘛。”


哦吼,啧啧啧没有想到啊一期。原来你俩还有这个爱好。


正好同事要随着第二部队去远征,我一人坐着啃完团子就被长谷部抓去内番了。说来更是正好,一同内番的就是三日月。


三日月还是一贯的优哉游哉,“鹤丸你先喂马,我换好内番服就来。”


大约是受一期之前的一番话的影响,我面带春风一般的微笑接了一句,“衣服嘛~不用脱也可以做事的~”


三日月听到这一句,面色古怪地转回身看我。然而我是谁,我一脸了然地上去拍了拍他的肩膀。“不用解释,我懂的我懂的。衣服这种东西,穿上脱下多麻烦。中午时间又那么短,当然要节省时间。”


然后我就看到三日月愣了几秒,旋即脸上就浮上了诡异的微笑。他回拍一下我的肩膀,留下一句好像有点咬牙切齿的“甚好甚好”就回了房间。


以上就是事情的前传了。如下呢,请容老人家我原文复述本丸婶婶给我讲述的说书版本。内容可不可靠还真不知道,虽然我觉得是八九不离十。


说是三日月回到房间后,正好一期远征回来。一期一拉开房门,就见三日月挂着微笑瞧着他,一期瞬间就成了一期·飘花·今晚可能又是幸运的一晚·一振。


然而世界上哪有这么好的事儿,一期正想凑上去亲一口的时候,就听三日月笑着邀请他……当然不是一期一振想的那种邀请,是拍了拍对坐的垫子,依旧和善地对一期笑,“来,一期,坐。”


如果“来,一期,坐”这一句还不够给一期一振敲警钟的话,接下来三日月的一句应该是很明显的不祥预兆了。


“一期呀,有没有什么要跟我说的?”


一期一振在瞬间完成了刀生的走马灯,然而却依旧没有什么头绪,只好带着疑问回问三日月,“并没有?”


只见三日月唇角的弧度逐渐加深,“我刚才和鹤丸一起内番。一期,真的没有什么要跟我说的?”


鹤丸……内番……一期一振云里雾里的,完全没有明白三日月的意思,只好一脸茫然地看着三日月周身冒出诡异妖气。


“既然没有的话,”三日月站起身,“那我来给你点提示吧。”


三日月绕到一期身后,温柔地环住他,在他耳边说道,“一期最近,有跟鹤丸说些什么吗?”


一期一振还没有来得及心生荡漾,就想到下午和鹤丸在吃团子时候自己说的,心中”不妙“二字都还没念完,就倒在了三日月的一记手刀下。


各位以为事儿就到这里了吗?当然没有这么简单。


一期一振在短暂的失去知觉之后缓缓醒来,却发现自己被五花大绑,吊在了房梁上。他正想挣扎,却看见下边站着的、抬头笑望着他的、三日月。好的,真心是五花大绑,完全不用挣扎了,一期一振想。


”一期啊,现在还有没有什么要跟我说的呀?“


”有!“一期一振终于知道了这症结所在,回想着下午他与鹤丸的对话,仔仔细细一五一十地跟三日月招认了清楚。


虽然他每多说一句,就看着三日月的脸黑上一分,但是一期一振眼中只觉得他从不知道三日月气急到快冒烟也是这么好看的样子。


三日月没想到除了鹤丸跟他开玩笑的那一句,一期一振居然还还跟鹤丸说了前后这么些事无巨细的。三日月深吸一口气,忍下了想要拔刀的冲动,对着房梁上的一期一振说道,”今天一期说了不少话,我也跟你说一件。一期对大阪城的事情是记得不多了吧?“


没等一期一振点头,他就听三日月接着说道,“宁宁夫人曾经和关白大人定过一份《掟书》,里面约定说关白大人顶撞宁宁夫人之后,即使被绑一夜,也不许有怨言。”


”一期既然对大阪城的事情都没有印象了,那么就在房梁上好好回味一晚上吧。明天早上见。“


明天……早上……见……一期一振在悬空的房梁上,第一次感觉到了冬夜温暖的本丸里穿堂风的寒冷。


不过这大晚上的,说实在话三日月也没地方去,想了想还是去了茶室。没想到却看到了莺丸和平野。


”三日月殿晚上好!“平野不愧是小孩子,到了晚上精神还是这么好。三日月对莺丸和平野打了招呼,也在茶桌边上坐下。


”啊三日月殿,怎么没有看到一期哥?“


三日月没有想到平野会提及一期,望了一眼对坐的莺丸,心想总不能说你一期哥正吊我房里吧,说其他地方又怕平野去找,只好胡诌了一句,”嗯……一期今天有点生病,我让他先在我房间里睡下了。“


”一期哥生病了?那不找药哥看看吗?万一严重了就不好了。“平野听到一期生病的说话,当即就从坐垫上起了身,“平常都是一期哥照顾我们,他现在生病了也要换我们照顾他了。”


毕竟是短刀的机动,三日月想阻止的时候,平野已经跑远了。无奈之下,三日月只好扶额跟莺丸告辞赶回房间,希望还来得及把绑着的一期结下来。


”祸从口出啊……“独坐在茶室里的莺丸端起茶碗,抿了一口热茶。


不幸的是,当三日月小跑着到房间的时候,看到的几乎是粟田口的全员。满满当当地站了一房间,整整齐齐地抬头与房梁上的一期一振面面相觑。


鸣狐:我跟我的狐狸都沉默了.jpg


三日月和一期对视一眼,电光火石之间,在眼神里达成了共识:绝对不能让弟弟们知道真相!


“啊一期!你怎么被吊在了房梁上!”三日月装出惊讶的样子,上前去帮一期接下来绳子。

“一定是有人趁你生病的时候偷袭你吧!太过分了!”


一期一振有些结巴地符合着,“是…是的!是趁我睡着的时候…偷袭我的。”


周边的小短刀们听着一期这么一说,纷纷开始议论。“会是谁呢?”“趁生病的时候偷袭,还吊在房梁上,一定要找出来!”


三日月和一期听着这一句句有些开始慌了……这锅要给谁背……


实在想不到人选,一期在心中道了声抱歉,笑着对弟弟们解释道,“大约又是鹤丸殿的恶作剧吧。不过我被这么吊着一会儿病也好了,大约是歪打正着吧。都很晚了,我送你们回去睡觉。”


小短刀们听着一期这么说,完全不疑有他,只对一期道了声注意身体,就乖乖被送回短刀部屋里休息去。只有最后走的鸣狐看了三日月和一期一眼。


鸣狐:我跟我的狐狸只能沉默了.jpg


这就是事情的来龙去脉。


所以吐槽君你看!我这根本是鹤在本丸躺,锅从天上来啊好不好!

————————————————————————————————


三日月、莺丸等一众太刀在活动室里阅读这一篇。看到一半,就见一期站起身,说了一句“失礼了”,就提着刀退出了和室。莺丸看着窗外,似乎有白色的影子奔跑而过。莺丸笑着打了个哈欠,又端起了茶。


正逢大包平的第二部队出阵回来,他一拉开和室的门就见到打哈欠的莺丸,挠了挠头发,“不好意思啊昨天晚上太开心就做了一晚上,你今天睡眠不足吗?”


莺丸还没来得及将口中的茶喷出,就听大包平又添了一句,“诶昨天的姿势果然比较适合第二天在茶室中坐着吗?那下次还是继续用这一个吧?”


莺丸觉得自己还是呛死好一些。


一片寂静的和室里,大家心里的想法出奇得一致:“所以你俩昨天到底是用的什么姿势?”


————————————————————————————————


*文中提到的《掟书》的宁宁和秀吉的事情来自NHK的纪录片。可以在B站找到(av17039592)。

*正文后的包莺完美解释了基友连对战12w无大包平。来自茶球的内心咆哮:这种傻子本丸一振就够了啊!!!


评论(3)
热度(66)

© 忙於作死的阿Bel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