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ll_叶世知

近来发觉自己是话唠(T▽T)
人生是十分认真地专注于博爱挑剔与作死。

Γνώθι Σεαυτόν (注解)

*如下是对于Γνώθι Σεαυτόν这一篇文的注解和文中谜题的答案。文章地址:这里

*其实文章出手,这篇文章就不是我的了。以下所有的解释,如果与你的理解有冲突,那么以你的理解为准。(当然这些解释是我意识到的地方,还有很多我没有意识到的需要注解的地方,如果有哪里没有懂,或者觉得有bug都可以直接向我提问。)


  1. Γνώθι Σεαυτόν:文章题目的名字来源于希腊语中的一句名言,翻译成英语后是Know thyself,中文是认识自己。苏格拉底把此句扩展为:“未经审视的生活是不值得过的。”

  2. 箭头:文章各处的箭头来自于量子计算机的数据存储方法(量子比特的简易标记方法),可以转换为二进制序列,↑=1,↓=0,自此推算出具体的表示(最终的解答与二维码分割章节的答案是一样的,但是重点不在答案上,而在这两种解谜方法对于答案的求解思维的不同)。箭头上方的三个变量的数值,分别是摄动理论里表达的几个变量。摄动理论用于对于不具有精确解的数学问题给出近似解。摄动理论分为一般物理和量子力学上的近似,在概念上大多相似,但是在计算上有很大的不同。这里仅取概念上的近似,具体计算上没有足够的地方来阐述。其中T=12,意为这是系统对于芥川第12次的模拟和升级(也就是之前已经有11次这样的文章内容),t是系统的进程,当t趋近于无限时(文章最后),这个公式给出的解答等于精确解(程序拥有芥川的一切智慧),Nε是近似解的项目,Nε越高(文章最初),解答越不重要(随机叠加状态)和不准确。(文章里给出的提示:“他的思维对我来说也是一个黑匣子,正因为偶然性,我无法知道他的所想。但是我可以做出猜测,从相关的较简单的问题入手,从反馈中获得精确值,余下复杂高阶项目的修正,基本可以通过概率来解决。而天知道我有多擅长概率运算。”)(具体请参考Nielsen的《Quantum computation and quantum information》)

  3. 二进制码:文章以0和1来分割章节。二进制码换为字母之后,需要维吉尼亚密码解谜(之所以使用维吉尼亚密码加密,是因为在密文很短的情况下,维吉尼亚密码理论上不可被破译,但是维吉尼亚密码最初的普通解法由查尔斯·巴比奇(计算机先驱)所解出,所以这里使用维吉尼亚密码来加密)。解密密匙是MEPHISTOPHELES(中文为梅菲斯特,是在浮士德传说中的恶魔的名字,文章与浮士德的关系会在第46条说明),文章对于密匙的提示是最后程序说它的名字的四个字(这四个字的具体解释请见第45条)。

  4. 通用算法:“大脑皮层的不同区域在现代医学的研究下被发现共享着一个相同、强大的通用算法。这个通用算法的存在使观测梦境和解读思维成为可能。”这一句来自于连接理论,简单说是一个叫做基于二次幂的置换(power-of-two-based permutation)的简单算法可以被用来解释大脑的回路(N=2^i - 1)。(具体的可以参考这一篇文献:Brain Computation Is Organized via Power-of-Two-Based Permutation Logic, Kun Xie, et al., 2016)

  5. 纸片:“纸片”和文章的末尾的纸片相对应,用于解释T=12。关于叠成纸鹤,是来自于叠一千只纸鹤,就可以许一个愿望。但是在这个文章的设定里,完全就离一千张纸片还非常远。

  6. 齿轮:“齿轮”在文章中多处出现。最关键的是齿轮和芥川的关系,在文章这两处提到:“正因为这样的线性思维,他的大脑成为了极好的储存站。”和“在两次的系统更新之中,我的思维所产生的熵值可以作为系统垃圾被后台所存储,并且在更新后清除掉这些垃圾,创造一个新的系统(系统垃圾一般不在系统中显示,但在极端状况下也有可能以储存体熟悉的形态显现)。”再加上文中所有提及齿轮的地方,都与文中芥川的精神状态有关。在文章中齿轮作为系统的不稳定(简单说就是bug)存在,系统的升级是为了消除掉这些齿轮。而这些齿轮是绑定在芥川身上的(来源于文炼的世界观大部分由芥川展开,所以齿轮和bug被设定在芥川身上)。程序(文中的“我”)在文中多次玩齿轮,是对应与《齿轮》中芥川的那一句:“总有什么在算计我,让我每走一步都感到不安。就在这时,一个个齿轮挡住了我的视野。我越发害怕最后时刻的来临,直盲地挺着脖子走着。随着齿轮增多,渐渐地,这些齿轮忽然转了起来。同时又和右边的松树枝静静地交织在一起,看上去就像隔着玻璃一样。我感觉到我的心跳加速,好几次都想在路边站住。可是就像有人推着我走一样怎么也站不住……”

  7. 骰子:文中提及程序和芥川玩骰子,有两个用意。其一是如第2条所写,程序需要最初的精确解,在解读人类脑电波和脑内信息上,需要一个被称之为基准线(baseline)的东西,这个越准确,之后的解读越准确。而玩骰子的点数反馈,就是一个非常容易有精确的回答的方案。其二,在日常看来,骰子给的是一个随机数,然而除非是电脑的random程序,在日常中骰子从来就不是随机(有各种因素的影响,具体请参考各种赌钱教程)。在文章中的意思实际是所有的环境都是由程序构造,程序可以任意操纵骰子的点数,他们所在的那个世界与现实世界是有差别的。

  8. 橘子:此处是对《蜜柑》(芥川著)和《教父》的一点点提及。在《教父》之中,导演科波拉在每次有人死亡处都会有橘子的身影。

  9. 系统延迟:一来是我对文炼系统不顺畅的吐槽,一来是因为积压的齿轮(bug)太多,在程序的运行上不顺畅,所以导致程序估算不准。

  10. 吃糖:这个情节最初的灵感来自于《骇客帝国》里先知与Neo的对话。文章里芥川和程序有两次吃糖的情节,其中对于糖纸的描写有其中的意义,是剥开了糖纸才是芥川之后会吃的。第一次在程序第一次猜中芥川的数字,第二次在程序向芥川证明自己的全知(它完全知道芥川是否会吃这一颗糖)。同样这个吃糖的意义也在于“选择的不存在”,虽然在文章中说程序是没有办法做选择的,但是其实人也是没有办法做选择的(至少是我们所认为的那种自由的选择),我们一直做着选择只是为了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选择。

  11. 5%的概率:之所以选择20面骰子,是因为在20面骰子之中每一个数的概率为1/20,在统计上,0.05的显著性差异是最低排除随机误差的要求。

  12. 没有发现是机器:此处是指图灵测试:“如果一台机器能够与人类展开对话(通过电传设备)而不能被辨别出其机器身份,那么称这台机器具有智能。”关于图灵测试的讨论非常多,但是此处基本可以认定程序是具有智能的。

  13. 人类神经元与电脑计算速度:这两处的数据都为真实的。而如前文所说,此处的程序的载体,远远比普通电脑的计算速度快几千倍不止。

  14. 热爱起名:这里是对唯名论最简单粗暴的解释。此处所写的意义在于对形而上学的日常不足的讽刺。

  15. 脑中补足:人类的记忆和认知有非常多的偏见(bias),这一点现代心理学进行了无数的研究。见此处:https://en.wikipedia.org/wiki/List_of_memory_biases

  16. 仿真:对于芥川这个程序的定义是仿真程序(simulation program)以芥川龙之介本人的印象和他生前所写的文字,创造出一个类似于芥川的输出体。这个是学术上很经常用的一个建模方法。

  17. 机器和人类的定义:这个定义偏向于功能主义(functionalism),类似于社会学上的结构功能主义,但不完全相同。更直接的说法是忒修斯之船这一个同一性的悖论(把一艘船上的所有部件都换过了,还是原来那一艘船吗?)

  18. 山手线:我写这一篇文章的时候,经过友人洗脑,背景音乐是Yodobashi Camera(一家电器店)的秋叶原店主题曲。其中出现山手线,然后就想到了这个比喻。并且山手线是环状线,从位移来说,距离等于零。

  19. 存储站、线性思维:存储站的功能在第6条有写出,线性思维请参考第21条。

  20. 程序没有办法直接窥视芥川的思维:此处的原因是因为每一个程序都有其固定的、明确的功能,文中“我”的程序,在创造者编程的过程中,应该就有对于这个程序的明确边界的限定。(然而就像每一个可以进行分析、储存、输入、输出的程序一样(比如人类),这个边界的设定是没有什么用的。)

  21. 1+2+3+……:这个是拉马努金求和,所有的正整数通过拉马努金求和(或通过黎曼正规函数。单纯的数学证明相对容易,有兴趣可以搜一下)可以产生一个有限的-1/12的值。这个值在量子力学和弦理论中都有作用。此处的意义是说明直觉知识的不靠谱。

  22. 人类思维:文中对于人类思维的叙述主要来自于“记忆预测系统”与“时间箭头”。“时间箭头”这一概念最早来自于亚瑟·爱丁顿(英国物理学家),此处的引用主要来自于霍金的《时间简史》(第九章)。其中对热力学第二定律及时间箭头和人脑储存记忆等一系列做出了详细的解释。热力学第二定律简要来说是在一个固定系统中,一切都会向更无序的方向发展(这是通俗简洁表示,第二定律的表达法很多)。关于人类记忆和经验推测出将来需要的行动的这一模型,主要来源于Hebb的《The Organization of Behavior》(这本书写于1949年,很多现有的模型都对这个已经有修正)。

  23. 程序思维:程序的思维一如文中所说,是大数据思维(“通过大量的基础数据,分析出相关的事物,对事物进行关联,再通过现实世界对这样的关联进行反馈,产生权重,从而做出行动。”)程序注重相关性而非因果性(虽然因果性这个词同样有问题,人类所知道的大部分因果都只是时间定义下的相关性。简单说就像是火鸡寓言,有一只很聪明的火鸡(火鸡这种动物非常蠢),发现了主人每天早上9点都给它喂食,它这么观察了三年,最后得出一个理论:主人在早上九点会给它喂食,并列出了许多例外。这个被其他火鸡所接受,直到有一天早上它的主人没有给它喂食,晚上它就被做成圣诞晚餐了。人类的现有科学研究,从极限角度来看,和火鸡的理论没有区别。)程序没有办法知道自己的思维和“黑匣子”,来自于黑盒机制,内容就如文章所说。

  24. 思维的熵值:此处直接引用霍金的话比较直接:“在计算机记忆器进行存储之前,其记忆器处于无序态,念珠等几率地处于两个可能的状态中。(算盘珠杂乱无章地散布在算盘的铁条上)。在记忆器和所要记忆的系统相互作用后,根据系统的状态,它肯定处于这种或那种状态(每个算盘珠将位于铁条的左边或右边。)这样,记忆器就从无序态转变成有序态。然而,为了保证记忆器处于正确的状态,需要使用一定的能量(例如,移动算盘珠或给计算机接通电源)。这能量以热的形式耗散了,从而增加了宇宙的无序度的量。人们可以证明,这个无序度增量总比记忆器本身有序度的增量大。这样,由计算机冷却风扇排出的热量表明计算机将一个项目记录在它的记忆器中时,宇宙的无序度的总量仍然增加。计算机记忆过去的时间方向和无序度增加的方向是一致的。”但是,参考第21条所提到的时间箭头和热力学第二定律,这个定律的很重要的一点是在固定系统。对于程序而言,固定系统就是升级之间。并且在物理微观上,时间是双向的(“在更新间隔,我的思维在时间上是双向的,我的现在与将来同在。”)系统产生的熵值,在理论上,可以被暂时储存。(如果要举例的话,类似于苹果系统的time capsule功能。)

  25. 拖鞋:是对于《齿轮》的一个玩梗。在《齿轮》里主人公找不到拖鞋,并且感到非常不安。芥川的梗来自于希腊神话中伊阿宋和珀利阿斯的故事(珀利阿斯被预言会被一个穿着一只拖鞋的伊阿宋杀死),而在此处程序(“我”)踢掉拖鞋就是主人公找不到拖鞋的原因。

  26. 太初有言、太初有道、太初有为:来自于约翰福音第1章第1节,这些是对于这一句中的“Logos”一词不同的翻译。最后一个“太初有为”是在歌德的《浮士德》之中,浮士德在书房里将新约圣经翻译成德语的时候,将这一句翻译成“太初有为”。程序与浮士德的关系请见第46条。

  27. 自由意志:指的是哲学上的自由意志,因为学说太多(其实是我写得好累OTZ),这里请用字面上理解就好。如果有兴趣,文章中的自由意志多半来自于叔本华和席勒对这个定义的解释。

  28. 拄着以书化成的刀刃:此处是来自于《某个傻子的一生》的最后一句:“他只是在昏暗中度日,以缺刃的细剑作为拐杖……”

  29. 座椅、领结、深蓝文字:是提示程序的一面是6-4的boss,前面它敲不调兽没有用,也是因为这个这个。

  30. 高阶运算的修正:来源于摄动理论,已经在第2条说明。

  31. 选择知道的部分:这个与之前的记忆上的偏见一样,人类在做选择的时候也有各种偏见。这里涉及到的叫作Ambiguity effect。详尽的list可以参见wiki:https://en.wikipedia.org/wiki/List_of_cognitive_biases

  32. 艺术的土壤:来自于芥川在《暗中问答》:“我:我不用你说也在尊重我的个性,但我不蔑视民众。我曾经这么说过“玉碎瓦不碎。”莎士比亚和歌德和近松门左卫门总会消失的。但是生于他们的母胎一广大的民众却不会灭亡。所有的艺术就是改变了形态,气候也会再生的。”(这一句的具体解释也可以参见芥川龙之介的neta屋页面的与志贺直哉的回想部分)

  33. 文学作为记忆的保留:文学作为记忆的保留媒介,这一个主题有许多的作品和研究。我个人的来源主要是瓦尔特·本雅明。

  34. 侵蚀者:除了文章之中提到的芥川也是侵蚀者的原因之外,我同样认为按照文炼对于侵蚀者的定义,每一个写文字、读文字的人,所有文字使用者,都是侵蚀者,没有一个没有对现今的环境造成影响,每一个人在他的环境之中都不是完全无辜的。

  35. 人类只看见眼前的事物:来源于经济学上的一个叫双曲贴现(非理性折现)的效应,指的是人们面对同样的问题,相较于延迟的选项更选择倾向于及时的。

  36. 思维和文字/语言的关系:这是语言学、分析哲学和脑科学一个非常重要的议题。文章虽然只简单一句带过,但是它其实是文章中最重要的一个地方,也是文炼这个世界观令我最兴奋的地方。我个人对于这个议题非常感兴趣,应该会有后续的文章和探索。

  37. 谎言:这一段来自于戈培尔。具体戈培尔是谁,请自行搜索。

  38. 事物那些对我们最重要的方面总是由于它们的简单不为人所见:这一句来自于维特根斯坦的《哲学研究》第129条。“我们未能注意到那我们一旦看到便会发现是最显眼、最强有力的东西。”

  39. 进化论:进化论中“适者生存”(survival of the fittest)是一个简化的不准确,是拥有最适合环境的一个特征的个体,将这个特征传给下一代,从而达成拥有这个特征的群体(进化论的基本单位是群体,而不是个体)更好的环境适应。

  40. 来不及了:主要来自于哲学上黑格尔对于人类进程的一个理念。人类社会的任何一个进程,只要开始,就无法被人力所停止(就像从山顶滚下来的雪球,只会越滚越大,直至崩溃。)(同样,如果任何人有读过《万有引力之虹》,这是直接对《虹》的致敬)

  41. 混沌:我们生存的这个世界遵循混沌理论(主要在劳伦次),混沌系统的一大特征就是受初始状态影响的敏感性,初始条件非常微小的变动也可以导致最终状态的巨大差别(其中很著名的就是蝴蝶效应)。

  42. 没有力量再写下去:来源于芥川在文炼之中的绝笔语音,此处芥川确实是绝笔了(因为程序要完成升级,代价就是芥川必须要带着齿轮死去(芥川与齿轮的关系见前),才能有新的,完全没有齿轮和bug的系统。)

  43. 闭眼和睁眼:来自《齿轮》的最后,其中主人公最先是闭着眼睛,而最后是睁开了眼睛。

  44. 芥川的问题:文章之中芥川问了七个问题,分别是:程序是谁?程序是什么?程序是否带有智慧?芥川本身是什么?程序的职能是什么?芥川自己的职能是什么?为什么芥川要明白自身?这七个问题程序全部没有正面回答,但是在文章的叙述中都有给出线索。

  45. 程序的名字:这个程序在构思上很大地借鉴了夏目漱石仿真机器人(所以程序在称呼芥川上,用的是文炼中夏目称呼芥川的“龙之介君”。)但是在同时,因为文章与浮士德的关系(见第46条),同样这四个字也可以是梅菲斯特(浮士德中的魔鬼)。但是在同时,也是四字神名的代表,四字神名是古希伯来人所尊崇的神的名字(基督教和犹太教的神都采用这个名字,但因为历史过于悠久,这个名字和读音都已经失传。在中世纪的时候被拉丁语错译为耶和华。)前文提到太初有言和Logos,都是对这四字神名的提示。

  46. 数据库:芥川在每一次更新和绝笔之中的记忆都会被消去,所以文中出现的所有,都只会存在于程序的记录之中。同样,所有人类文化和文字,如果没有妥善保存和推广,都终会消失于程序的大数据之中。

  47. 《浮士德》:文章在情节和对话上都最主要的灵感来源是歌德的《浮士德》和芥川的《暗中问答》。在《暗中问答》中与芥川交谈的就是“是从前变成了狗进了浮士德房间的恶魔”(这个恶魔就是梅菲斯特)。文章在描写程序时对这一形象有很大的借鉴(包括为什么程序是设定为6-4的boss的形象(或者是人形),也来自于《浮士德》之中恶魔最初在浮士德面前的设定)。而后文章的情节上neta《浮士德》的不少(或者说芥川的《暗中问答》中neta浮士德的地方就不少),因为细节太多也就不一一列出。

  48. 各种灵感来源:除了以上提及的,文章的灵感来源还有很多,比如伊藤计划《尸者帝国》和《虐杀器官》、姜泰德《你一生的故事》、品钦《万有引力之虹》等等。

  49. 文章两处密码(箭头与二进制码)的答案,都是文章标题的英译:KNOW THYSELF. (我承认我坑爹,但是就像之前说的,这个的重点在于解密方式和思维的不同。

  50. 强迫症一定要凑到50条。最后说一说我自己写这一篇文的感受。一句话:太爽了!!!这篇文章从开始到最后两天完成(虽然在脑后构思的时间远远不止),很少有写中文这么顺当的时候。这一篇文说know thyself其实也是我在对我自己的中文写作的探索,我到底想写什么,适合写什么。虽然写完还是没有一个准确的答案,但是在整体感觉上有进一步的预感。并且,跟友人讨论black图书馆的计划(根据文炼设定的黑暗图书馆和F100计划)基本上讨论了快一年,这一篇算是对于black图书馆的试水。今年一定要把black图书馆写完!!!

(注释快跟文章一样长我也是有点点佩服我自己(。

评论(2)
热度(42)

© Bell_叶世知 | Powered by LOFTER